今天是2月5日,我们今天要说三件事。第一件事是川普的国情咨文演说,5次提到中国,2名华人在现场聆听。第二件事是关于习近平的情况,今天终于露面了。第三件事还是关于新冠肺炎(武汉肺炎)的最新情况,内部统计医务人员的感染表格流出。

川普发表国情咨文演说
昨天晚上,美国总统川普发表了第三次国情咨文。其实美国总统每年都会发表国情咨文演说,但是仅就川普来说,这次的演讲与前两次是有两点不同的。

五次提到中国
第一点不同的是,他5次提到了中国,这个频率和密度,等于前两次的总和。

2018年第一次国情咨文,川普只提了一次中国。他在一个段落中表示,中国(中共)和俄罗斯是美国经济、价值观的威胁。

2019年第二次国情咨文演讲,当时正值美中贸易战升温阶段。川普在演讲中4次提了中国。川普当时说扭转中共政府灾难性贸易政策,是美国的当务之急,美国的目标是重回“美国制造”时代。

那么这次一个小时的演讲,川普连续5次提到中国。

经济是川普演讲的重要内容,他谈到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他表示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应对中国(中共)大规模窃取美国就业岗位战略“奏效了”。

川普表示,美中突破性的新协议“将捍卫我们的工人,保护我们的知识产权”,将改变几十年来中国(中共)占美国便宜的糟糕状况。但这没有影响美中关系,而且两国关系“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好的”。

川普认为,美方所做的一切赢得了中方的尊重。“以前美国没有人站出来说‘够了’。现在我们要重建我们的国家,正是我们正在做的”。

川普这些话,表明美国对中共的强硬立场将会一如既往,甚至有可能越来越强。因为川普政府已经看到,只有采取强硬措施,才能找回公平对等贸易。

不过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昨天表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会受中国目前爆发的疫情影响。“根据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出口增加,将会因为中国的病毒而拖延更长的时间,这是真的。”

这是川普政府官员第一次就贸易协议可能拖延做出公开明确表态。路透社表示,中国的疫情至少在短期内将会影响中国增购美国商品和服务业产品的能力。

第五次提到中国,是在谈美国的医疗保险改革时。川普说保护美国人的健康,也意味着“抗击传染病”。他说,美国正在与北京政府协调,密切合作,应对中国的冠状病毒疫情。他向美国民众承诺,他的“行政当局将采取一切必要步骤,保障美国公民的不会受到健康威胁。”

演讲现场出现华人面孔
川普演讲与以往第二点不同是,在国会的演讲现场中,出现了2张华人面孔,相当引人注目。一位是香港众志创党主席罗冠聪,另一位是维族人权活动人士卢山·阿巴斯。

美国总统发表国情咨文演说,总统夫人、国会议员等等,都会邀请一些自己认为有代表性的人物参加。但是华人参加总统国情咨文演说,并不多见,特别是这次受邀参加的是两位人权活动家。

罗冠聪是受到了佛罗里达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斯科特的邀请。邀请卢山·阿巴斯出席的,则是佛州的另一位共和党资深参议员卢比奥。

习近平隐身7天终露面
接下来要说的是第二个话题,习近平终于在消失7天后露面了。央视报导,2月5日他在大会堂会见了柬埔寨首相洪森。

还有一个消息,他昨天也主持召开了依法治国第三次会议。说是为疫情防控提供有力法治保障,不过这个活动,习并没有在电视中亮相。

习会见洪森在电视中露面,似乎暂时终止了外界关于他“中风”住院的传闻。从电视画面上,似乎也看不出明显迹象。但是头发不像以往那么油黑光亮,白发已经显出来了,估计有一段时间没有染黑了。

另外,央视报导他主持召开了第三次依法治国会议。但是新闻当中习并没有亮相,不知是什么原因。也正因如此,外界关于他身体有恙的猜测并没有停止。

很多人认为,习可能有其它方面的身体不适。如果身体没问题,按常规来说,他主持会议的画面应该在新闻中亮相。特别是他之前几天连续隐身,2月3日主持政治局常委会,依然没有亮相。十几分钟的新闻,始终是播音员在读稿。

种种诡异的现象,都引起外界猜测。

原大陆维权律师滕彪对自由亚洲表示,目前迹象不太符合中共报导领导人的惯例。但是中共政府长期的黑箱作业,外界也很难判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在滕彪看来,习上任后把中共的集体独裁变成了“个人独裁”,这有更多的“不确定性”。尤其是面对危机时,完全慌乱进退失据,必然导致很多地方官员的不满。

地方官员有没有不满,我们无从考证。可能有,也可能不敢有。但是我们看到,一向隐忍的中国知识分子忍不下去了。

中国知识精英促“退位”
2日,著名法学家、清华大学前教授许章润发文《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这篇文章正在网络上热传。文章怒斥北京当局在“举国大疫”“疫疠猖獗”的当口,说出“亲自”云云,是“心口不一,无耻之尤”。

许章润因为2018年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批评北京当局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向毛时代倒退后,去年3月遭到了清华暂停一切教学职务。

这位知名教授在新作中表示,“新旧年交替之际,武汉首疫,举国大疫,一时间神州肃杀,人心惶惶”。然后他点出,瘟疫散布全球,使中国几乎变成了孤岛,几十年改革开放的状况,几乎“毁于一旦”。

许章润认为,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和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尤其是‘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亿万国民于水火的‘道德性败坏’”。

文章还列出9项2018年以来的“国情进展”,指中共当局“政治败坏、政体德性罄尽”。开口闭口的人民群众,不过是“必要代价”。官员上下,隐瞒疫情,只为了围绕着习核心的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文章还批评北京最高领导人“大疫当前,却又毫无领袖德识,捉襟见肘,累死前方将士,祸殃亿万民众”。

文章指出,人民不再恐惧,俯首贴耳的人民早已不再相信权力的神话。尤其经过这一蔓延世界的大疫之后,人民亲历了无数生命的分分钟倒下,却还在封号钳口,无耻地歌功颂德,“人民怒了,不干了”。“败象已现,倒计时开始,立宪时刻将至”。

另一位出狱时间不长、正在逃亡的宪政学者许志永昨天也发表了文章,呼吁北京当局“退位”。文章列举了北京当局在美中贸易战、香港民主抗争、武汉肺炎等重大事件上的进退失据、连连失策,质问北京“要把中国带向何处”?

许志永也提到了正在发生的武汉肺炎疫情,他说北京当局没有吸取2003年SARS的教训,迟迟不批准公开真相,灾祸来临却下令封城。文中表示,切莫逆历史潮流,莫让维稳耗竭中国。他说“我不觉得您是恶人,只是不够聪明”,“两届期满,归家休息吧”。

病毒传染性极强 新建医院堪比死亡集中营?
说到武汉肺炎,我们接下来就说说最新的情况。疫情爆发将近2个月,至少有34个城市实施了规模不一的封锁措施。官方称已经有491人死亡,对这个数字,大家应该知道有几分可信度。

新建医院=死亡集中营?
现在官方在使劲吹嘘“火神山”、“雷神山”这两个快速建起的医院。这是当局仿照2003年抗击SARS的“小汤山模式”建造的 ,前天已经启用了。

网上在流传着火神山内部构造的视频,病房门只能从外面打开,里面没有门把手,而且窗户加装了铁栏杆。

此外,在火神山、雷神山之后,武汉当局又连夜加盖了3所“方舱医院”。什么叫“方舱医院”呢?内部画面已经曝光了,就是把许多的病床放在一个大的空间当中。

看到这样的画面,很多人都在表示担心,这会不会造成交叉感染呢?

但是中共工程院副院长、呼吸与危重病医学专家王辰对大陆媒体说,由于是确诊患者,病原相同,交叉感染这个问题不是突出问题。

交叉感染不是突出问题,什么问题才算是突出问题呢?很难相信这是出自所谓的医学专家之口。

武汉家庭主妇王雯珺(Wenjun Wang,音译)对BBC表示,她的叔叔就是在当局指定的隔离点等待治疗时去世的。所谓的隔离点就是一间旅馆,没有医护人员,没有暖气,只供应冷餐。她说“我们宁愿死在家里,也不去隔离点”。

我们来看看网民的反应:“在这种地方,我就不相信能治好,这么密集也没有隔离。”“看到这么多床位,就知道现在疫情有多么糟糕。”“这不是大型交叉感染吗?万一交叉感染麻烦了。”“这个太恐怖了吧”,“死亡集中营”,“什么方舱医院,明明就是骨灰盒”。

华盛顿DC病毒学专家、医学博士林晓旭对大纪元表示,“这就像当年北京‘小汤山’医院,在小汤山模型里面很多病人,就让他自生自灭。”

林晓旭表示,现在建了雷神山、火神山医院,里面到底能不能够有充分的医疗救护、能不能保证这些人的基本的生活,这一点无人知道。因为毕竟病人量很大,建医院已来不及了。现在启用“方舱医院”,把这些病人隔离起来。

一名北京某家医院的匿名资深专家表示,火神山医院草草建好后,让军队先进入,简直太明白太直接了。“看来应该是和小汤山医院模式一模一样,那些发烧的全部让他就地消失”。“说白了就是建医坑、活人坑、死人坑,完了烧,烧完了就完了”。

网上有披露当年小汤山的可怕情景,指这个医院根本没有有效的医疗设备,就是把病人集中起来,让他们“自生自灭”。

当局对新冠肺炎的治理,《纽约时报》认为,已经“暴露了中国(中共)治理体系的失败”。

病毒超强感染力
今天疫情出现了一个新情况,2名新生儿都确诊染上了新冠肺炎。最小的宝宝刚出生30个小时,另一名出生17天。

最小的宝宝是2月2日出生,母亲是确诊的新冠肺炎感染者。宝宝在出生30个小时后,经过核酸检测的显示为阳性。目前这名新生儿没有发热和咳嗽的症状,但是出现了呼吸急促的情况。经过拍片发现,肺部有感染表现,肝功能稍有异常。

另一名17天大的婴儿出生于1月13日,22日被确诊感染了病毒。

患病的儿童年龄越来越小,更增加了人们的恐惧感。然而更让人恐惧的是有人故意隐瞒从武汉返乡的事实,并参加群体性的活动。大陆媒体报导,福建晋江有一名男子从武汉返乡,没敢说是从武汉回来的。随后他出席了镇里举办的宗祠宴席和东石镇婚宴等,先后接触了大约4000多人。

结果这名男子被证实感染了武汉肺炎,与他接触的4000多人都需要隔离。目前当地除了这名男子之外,另有7人被确诊受到了感染。

有一名四川雅安的男子侯某,1月17日乘坐火车从安徽到达武汉,在汉口火车站停留近2个小时,期间曾出站就餐。侯某随后转乘另一列火车,从汉口到了成都。结果1月31日侯某被确诊,染上了新冠肺炎。

这两起案例,足以让人们惊醒,新冠病毒传染性非常强。只有30个小时的新生儿被感染,病毒很可能是来自母亲。而这名男子在武汉仅停留1个多小时被感染,也让我们想想,武汉可能的真实情况会是什么样。如果想不明白,我们再来看医务人员的染病情况。

医务人员也成重灾区
另一位网友发来一张图片,大概是内部开会时,在幕布上打出的影像。最上面的LED屏上写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工作视频”,估计后面可能还有字。

幕布上显示的是医务人员发病情况,第一行字是“报告15例以上确诊医务人员病例医院”。就是说,这份统计是医务人员被确诊的人数达到15个,15个以下的医院没有在列。

排在第一位的是武汉协和医院,有101人被确诊,疑似病例是161。第二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确诊92,疑似102;第三是武汉第一医院,确诊52,疑似73;第四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确诊50,疑似17;随后是第四医院,确诊41,疑似12;然后是同济医院,确诊36,疑似3;接着是武汉中心医院,确诊31,疑似84。后面还有6家医院,我们就不一一读出来了。

非常感谢大陆网友的支持,在当局加大封网力度之下,还能给我们发来爆料消息,让我们相当感动。

最近两天,网友爆料相对少了。连长期关注的朋友都注意到了,而且在视频下方,出现了大量的脏话。网友说,“一切的变化,发生在火神山建好以后”,“可能当局为了全封网做铺垫”,感觉“要发生大事了”。

有网友告诉我们,“在中国任何软件都发不了关于武汉病毒的真实新闻”。

在这里,我们提醒大家,您在翻墙的时候,最好使用自由门或者无界等这些破网软件。一是免费,二是稳定,三是安全,它显示的是海外的IP地址。

就在阅读网友邮件的时候,又有一位网友发了一段视频。网友在文字中说,每个人手机都在动,不是一个人控制所有手机,像发垃圾消息一样。而是真正的监控,知道你每一秒在做什么。

大疫当前,当局很可能解决不了瘟疫,但是它要解决讲真话的人。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这也是国内外发出同样声音的原因所在。

昨天在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美国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资深众议员麦考尔表示,中国经济可能会受到大规模新冠肺炎的冲击。他说美国不愿意看到中国经济溃败,但是“希望中国换血,采取一个全新的运作系统”。

如果是一个人换血,可能就是另外一个人了。如果是一个国家换血,是不是要换政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