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学区房政策引纷争 折射地方政府太缺钱

一向依赖土地财政的地方政府,或因缺钱而频繁改变学区或学位积分规则,造成各地房产争议不断。图为深圳市一处工地建设开发。(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深圳上演学位争夺战,号称深圳四大名校的深圳高级中学初中部,原学区内有8个小区从第一类型调整为第三类型,积分被降10分,家长情急下跪,引起外界关注。记者向校方询问,目前有3小区申诉成功,5小区确定调降,这些小区业主仍在设法维权。

外界认为,教育局突然改变积分规则,除反映该学区学位紧张,不排除为保障学区豪宅新盘屋主利益,也反映出一向依赖土地财政的地方政府,或因缺钱而改变积分规则,藉以剔除老盘业主的入学权利,让新盘开发商留有更多空间。

突改规则 家长投诉教育局积分不公
6月10日,该学区一位家长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抗议“福田教育局学位积分不公”,家长指出,福田教育局于5月底突然出政策,将单身公寓积分从一类调整为三类,除了影响深高初中部入学,他的孩子明年上小学,也将因此受到影响。

他表示,单身公寓购买时候完全按照商品房限购限贷,产权70年,缴纳契税上也注明住宅,买房之前,咨询过教育局、国土局,皆称属于住宅,按照第一类积分计算,过去近20年一直如此,“现在突然说我们是第三类,令广大业主食不甘味,夜不能睡,群情激愤。”

同日,另一位家长也在留言板向省长马兴瑞投诉,深圳市福田区教育区罔顾民意,为了照顾深高级南校区周边豪宅业主的利益,粗暴地将住宅性质一类单身公寓划为三类,导致很多孩子上不了学,他说,“单身公寓这个叫法是深圳市历史问题,限购限贷,本就是一类住宅,不能政府问题让老百姓买单。”

另一位家长则投诉“深圳福田教育局不尊重规则”,这名家长的房产位于“杭钢富春商务大厦”,属于限售限贷的住宅小区,土地性质为商业、住宅用地,房产证用途为公寓,学区属于深圳高级中学初中部,按积分规则应属于一类积分80分,但福田教育局因“公寓”二字,按三类积分70分审核。

这名家长认为,教育局此举无异“等于变相将杭钢踢出学区”。

校方指依教育局文件 5小区无缘深高
深高今年有630名新生学位,按照积分高低录取,正式录取结果7月23日公布。目前已知,引爆争议的泰安轩、泰康轩、竹园小区3小区,经过家长申诉后,学位“暂时安全”。财富广场、泰然小区、安华小区、杭钢大厦、有色大厦5个小区入学积分下降10分。

记者向深高招生人员询问这项规则的修改,招生人员透露,竹园小区学位不受影响,也不会因大户型、小户型而影响学位积分。但泰然小区5小区积分下调后,恐怕就入不了学了,“泰然公寓是工业用地,和单身宿舍都不属于第一类,教育局分类为第三类,积分低了,可能进不了我们学校。”

至于,泰然公寓最早属于住宅用地,后来变更房产证,被改成了工业用地,家长质疑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不应作为更改规则的依据,招生人员说,这得找国土部门去认定,他们只按福田区教育局文件办事。

记者多次致电福田区教育局有关人员,但该局皆无人接听。

学区异动 意在剔掉旧盘 鼓励新盘开发
深高学区里某楼盘售楼部销售人员说明,公寓、住宅皆带有学位,但公寓积分少,从70分起算,肯定入不了学,“即使你住10年都入不了。”住宅积分较高,80分,但居住不到两年,也不一定百分百排得上,“现在买住宅,即使住一年,都不一定排得上深高学位。”

销售人员指出,教育局5月底出台新规,将财富广场这些老盘划入三类,“他剔掉一部分,剔了几个小区出去,学位就没有那么紧张了,这意味其它盘的选择性就会更大一点了。”

有网友在微博上透露,教育局这次执意降低几个小区的入学积分,其实还是为了安托山那些豪宅新盘的利益。“本来公平的做法就是按照积分录取上学,安托山(新盘)刚刚入伙,积分无法跟这些提早买好的小户型PK。”

豪宅新盘也得提前两年购买
安托山的前身是深圳最大的采石场,原本是重工业污染区,2006年改建为安托山公园,500米范围内有万科臻山府、锦庐花园、天健公馆、安峦公馆、雅福居等楼盘。

记者咨询安托山某新盘中介,他表示,该楼盘前两期已售罄,部分业主已入住。目前正销售第三期,尚未交房。陈先生透露,该楼盘虽然属于深高初中部学位,但就算今年买,也来不及申请明年的学位,“去年深圳高级中学录取积分已到97分,至少要提前两年以上购买,才最具优势。”

他解释,住宅用途商品房、学生入户该房产85分;在深圳累积缴纳社保,最高10分;连续居住于该房产可加分,每个月加0.1分,满两年可加2.4分;以上分数加总,才能达到去年97以上的录取标准,才读得了这所学校。

学区房争议不断 分析:未来矛盾更加尖锐
深高学区房规则异动争议尚未落幕,也并非特例,2019年,深圳蜜香湖豪宅区业主抗议自己每平方米13万买的房子,被通知不能入读深圳外国语小学;竹园小区学位2019年也一度从深高初中部调整到水平低一阶的教科院附中,引发业主维权;2018年深圳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曾禁止50平以下户型业主申请上学。这些案例,虽经业主抗争,暂时恢复资格,但学区房异动越加频繁,引发的维权抗争事件层出不穷。

时事评论员至清表示,深高学区房的争议,也反映出中国土地财政的现况。地方财政收入80%以上来自于房地产税费等各种收入,特别是现在各种税收都收不了,外贸行业熄火,中共和全球主要经济体交恶,贸易停顿,什么财路都没有的情况下,唯一途径就是卖地,各地政府加大力度卖地,出台各项优惠政策。

至清表示,根据在国内政府部门工作的人透露,现在政府发工资都很困难,政府就像是饥饿的人,到处借钱,有地就卖地。为了保障开发商新楼盘屋主有明星学校可以就读,就要挤下牺牲一些既有屋主的权利。

至清分析,深圳经济,外资、外贸占有较重要位置,此次受疫情和国安法案影响,外资和外贸大幅下滑,深圳经济受到严重冲击。过去有很多香港人来深圳买房,这次香港受反送中以及国安法案影响,香港人目前纷纷移​​民出走到台湾、英国等其它国家,深圳房产市场会受到影响。

她表示,地方政府缺钱的情况下,对土地的依赖性更大,政策任意性也就更大,对于一些为了孩子把身家性命都押在房子上的家长来说,学区房的问题未来会更加尖锐。

您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