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容置疑 “中国病毒”实质为“中共病毒”

3月16日晚,美国总统川普发推文说:“美国将强力支持那些受中国病毒冲击大的行业,如航空业和其它行业。我们将比以往更加强大。”这则推文中,川普没有用“新冠病毒”、“武汉病毒”等,而直接用了“中国病毒”这个词。

3月17日,有记者问:“中国和其他人批评您使用‘中国病毒’一词,您对此怎么看?您还会继续使用这个词吗?”川普回答说:“中国推出不实的消息,说我们的军队把这个(病毒)传给他们,这是不实的。我决定,无须争论,我只须按照它的来源称呼它。病毒是从中国传来的。”“我们的军队没有传给任何人。”记者问:“批评者说,您使用这个词是在制造污名。您怎么看?”川普说:“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说我们的军队把这个(病毒)传给他们,这才是在制造污名。”

3月12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利用在中国大陆被禁用的美国媒体——推特,利用美国和西方国家的“言论自由”,分别用中文和英文发了同一则推文:“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不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而是代表中共向全世界发言的代言人。赵立坚如此咄咄逼人地质问美国,直言“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这无异于说,美军可能是这场从武汉扩散到全球的大瘟疫的最初源头,美军可能要为这场危及全世界的大灾难负最大的责任。这是美国政府、美国人民、美国军队、美军总司令川普绝对不对容忍、不能接受的。

这正是美国国务院召见中共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提出严正抗议的原因所在,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打电话给中共外事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对中共散布不实信息和荒诞谣言表示强烈反对的原因所在,是美国前国安战略顾问斯帕丁将军,用中文怒斥赵立坚“胡说八道”的原因所在,是共和党参议员斯科特称中共“简直是发疯了”“可耻”的原因所在,也是4名美国公民和1家美国公司,将中共告上法庭,向中共提出赔偿要求的原因所在,更是美国总统川普直言“中国病毒”的原因所在。

其实,川普总统称“中国病毒”还不准确,更确切的叫法,应该是“中共病毒”。

现在披露出来的大量事实证明:此次大瘟疫,是因为中共竭力隐瞒真相,用专政机器和宣传机器合力打击讲真话的8名医生,白白错过了近40天的黄金防控期,在1月23日武汉封城前,五百多万人从武汉分散到全湖北省,全中国,乃至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导致疫情蔓延到全世界一百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给这些国家和地区人民的健康、生活、经济、政治、文化等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

还有许多专家、学者、评论家,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角度分析认为,中共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工合成的病毒外泄,可能是这次疫情发生最重要的源头。早在7年前,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等在《自然》杂志发表论文称,分离和鉴定SARS样的蝙蝠冠状病毒,应用了ACE2受体。目前正在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直接攻击人类的正是ACE2受体。早在5年前,石正丽等在《自然医学》上发表论文,专门谈到了人工合成的“重组病毒”、“杂交病毒”、“嵌合病毒”等。中共当局一再拒绝、拖延、阻碍美国专家到武汉深入调查病毒源头,也让全世界有正常思维的人,不得不怀疑:病毒很可能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人工合成并外泄的。

将导致这次大瘟疫的新型冠状病毒叫“中共病毒”,也是为了区分中共与中国人、湖北人、武汉人。这次大瘟疫中,武汉人是受害者,湖北人是受害者,中国人是受害者。到今天为止,武汉被封城已经五十多天了,许多武汉人仍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但是,中共不是受害者,而是害人者。正是中共的人祸,制造了这场空前未有的世界大灾难。

将新冠病毒叫“中共病毒”,还因为这次病毒传播有一个突出特点,就是与中共走得较近的国家和地区疫情严重。比如伊朗,是中共在中东地区最重要的“战略伙伴”。意大利去年3月不顾盟国反对坚持与中共签署“一带一路”协议。韩国总统文在寅当选后做的十件大事都与中共有关,包括在釜山建设中国钢厂,在光阳市设立中国铝厂,允许中国资本进入永宗岛和松岛等。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华盛顿州,是中共四代党魁访美的首选。德国疫情最严重的北威州,州府杜塞尔多夫有610家中资企业落户。

谈到“中共病毒”,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中共从源头上就是邪的。它的老祖宗不是中华民族的列祖列宗,而是西方信奉撒旦的马克思;它的理论源头不是中华传统文化,而是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宣传的无神论、阶级斗争、进化论。它是在“国外敌对势力”——苏联共产党的操控下建立起来的。中共98年的历史,前28年,是不择手段地颠覆中华民国;后70年,是不择手段地维持一党专制。

有人对“中共病毒”的起源与流传过程概括为:“病毒起源于德国(马克思),中间宿主是俄国(苏联共产党),经北大图书馆泄露,爆发于上海(1921年中共成立于上海)。此病毒在井冈山、延安多次变异,最终虐于神州大地,七十年无特效药根治,邓小平采取开放疗法,虽然疫情暂缓,但毛病未改,积恶成习。病毒基因序列经过人工重组,再次引发更大面积疫情,祸害全中国,危及全世界。”这个概括很精准。

171年前,马克思发表《共产党宣言》时,对资本主义充满刻骨仇恨。但是,到了2020年,资本主义的美国,仍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地球上最后一个最大的共产主义政党——中共,却陷入有史以来最大的全面危机。中共对美国的嫉恨也达到一个顶点。在引发这场祸及全球的大瘟疫之后,“中共病毒”毒性大发,使劲将脏水往美国身上泼。

中共疯狂抹黑美国的结果,只会让以美国为首的整个自由世界反感中共,唾弃中共,拒绝中共,最终联手从地球上铲除中共。

“中共病毒”灭亡时,中国人民才能迎来国泰民安的新中国,世界才能进入天下太平的新纪元。

您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