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视点 > 祈盼外逃求生 武汉一天出走2.8万人

祈盼外逃求生 武汉一天出走2.8万人

祈盼外逃求生 武汉一天出走2.8万人

源自中共防疫指挥部的大数据显示,尽管当局对疫情始发地武汉市实施了史无前例的封城措施,仍挡不住民众外逃出走,仅2月15日一天至少有2.8万人离开武汉市。

武汉市民在网上发布的求救信息、医院和火葬场的恐怖实景让外界关注,武汉人民在重维稳、轻人命的中共体制下的生存状况。

大纪元获悉的内部文件显示,湖北省通信管理局根据中共要求,联合了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相关单位,统计出从湖北以及武汉漫出的手机用户大数据。大数据显示,2月15日从武汉漫出的国内手机用户共计2.79万人次;15天内(2月1日至2月15日)从武汉漫出的手机用户共计13.87万人次。该大数据报告直接抄送中共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

漫游,是指手机用户在离开本地区后,可以继续使用手机服务。

祈盼外逃求生 武汉一天出走2.8万人
湖北省通信管理局统计出的从湖北及武汉漫出的手机用户大数据。(大纪元)

封城后 想要离汉不容易

1月23日凌晨2点,武汉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1号通告,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一夜间,武汉突变瘟疫孤岛;懵懂中,千万市民已无出路。

1月23日,中共交通运输部就“做好进出武汉交通运输工具管控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发布紧急通知。通知要求,严格管控营运车船驶离武汉,严禁载客驶离武汉。同日,湖北省运输厅高速公路管理局发布最新交通管制信息,对共计39个收费站所入口(出城方向)实行交通管制。

祈盼外逃求生 武汉一天出走2.8万人
1月23日,中共交通运输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严格管控营运车船驶离武汉,严禁载客驶离武汉。(网络截图)

这意味着,包括轮渡、飞机、火车、客运和高速公路在内的水陆空离汉通道全部被封锁,市民只有“特殊原因”才能被放行、离汉。

据党媒新华社报导,自1月24日起,湖北省交通运输厅对运送医疗救援物资、运送群众生活物资、运送保障城市运行的水电气等相关物资的三类车辆高速放行。

各交通大队执勤民警现场查验后,凡是进城为武汉市供应医疗器械、药品类物资、生活必需品(活禽除外)、建筑材料等的货运车辆,一车一证,发放特别通行证并放行;出城货运车辆,现场回收特别通行证,驾驶员及乘车人员无发热症状的,予以放行。特别通行证,全称“疫情防控特别通行证”,由武汉市交通管理局签发。

据陆媒报导,即便是运送医疗救援和群众生活物资车辆,要想拿到一张“特别通行证”也并不容易,而且一张通行证也只能出城一次。但有运输医疗物资的民众称,向红十字会申请“专用通行证”,或者由医院开具证明文件,货车司机也可以出入武汉。

图为武汉市交通管理局签发的“疫情防护特别通行证”。(网络截图)

对于普通民众,若无与防疫相关的“特殊原因”,中共当局并未公布任何可以离开武汉的政策或通道。

也就是说,普通人想要离开武汉,必须另寻他途,自谋逃生之路。根据社媒等网络信息,熟悉当地交通的司机可以走小道(不经高速公路)离开武汉。

漫出武汉?逃出武汉?

不过,从武汉市漫游离开的国内手机用户数据可以看出,1月23日开始实施的武汉封城,未能阻断受困民众的出走之路。

这些从武汉漫出的手机用户,去向如何?

2月15日当天,流入其它省只有2725人次,流入湖北省内其它地市有2.52万人次。15天内(2月1日至2月15日),流入其它省份4.17万人次,流入湖北省内其它地市9.70万人次。

鉴于武汉市是湖北省内经济最发达的中心城市,若是以复工为目的,外流人群多数应流向省外的经济发达区域。但2月15日当天,逾9成是流入湖北省内其它地市。

这一数据反映出,从武汉漫出的手机用户,大多数不是为了返工,而是在逃难、例如逃回家乡或亲朋处,逃离缺医少药、恐慌蔓延的武汉市。

事实上,在15天内,从武汉漫出、流入其它省份的人次在总漫出人次中,占比也仅为30%,70%是流入省内其它地市。这种趋势也表明,人们正在试图逃离武汉。

从武汉漫出的国内手机用户在湖北省内流向统计表(2月15日)

地市 小计(人次) 占比 地市 小计(人次) 占比
黄冈 9808 38.97% 襄阳 152 0.60%
孝感 8247 32.77% 荆门 110 0.44%
咸宁 3066 12.18% 随州 106 0.42%
鄂州 2557 10.16% 宜昌 85 0.34%
黄石 428 1.70% 恩施 63 0.25%
荆州 262 1.04% 十堰 29 0.12%
省直辖县 252 1.00%
总计 25,165

从武汉漫出的国内手机用户国内流向统计表(2月15日)

省份 小计(人次) 占比 省份 小计(人次) 占比
湖北其它 25,165 90.23% 云南 47 0.17%
广东 352 1.26% 河北 43 0.15%
河南 349 1.25% 天津 30 0.11%
湖南 337 1.21% 北京 26 0.09%
江西 274 0.98% 山西 22 0.08%
安徽 180 0.65% 广西 22 0.08%
陕西 149 0.53% 贵州 16 0.06%
江苏 138 0.49% 辽宁 13 0.05%
上海 125 0.45% 海南 12 0.04%
四川 114 0.41% 宁夏 11 0.04%
浙江 93 0.33% 新疆 10 0.04%
福建 92 0.33% 黑龙江 5 0.02%
山东 87 0.31% 吉林 4 0.01%
甘肃 62 0.22% 内蒙古 2 0.01%
重庆 58 0.21% 西藏 0 0.00%
青海 52 0.19%
总计 27,890

封不住求生路 维稳反令疫情更难控

2月15日当天,自武汉离开,湖北省内流入最多的前4个地市分别是黄冈(占38.97%)、孝感(占32.77%)、咸宁(占12.18%)、鄂州(占10.16%)。

15天内,湖北省内流入最多的前4个地市分别是黄冈(占33.57%)、孝感(占32.67%)、鄂州(占10.51%)、咸宁(占9.51%)。

根据湖北卫健委发布的“中共版”疫情数据,湖北省内,除了武汉市之外,疫情最严重的4个城市依次为:孝感市、黄冈市、荆州市、鄂州市。这4个城市正是与武汉来往最紧密的城市。

而电信部门的大数据显示出,即使是在武汉封城之后,从武汉出来的民众,绝大多数依然是流入这4个城市。

15天内(2月1日至2月15日)从武汉漫出国内手机号码在湖北省内驻留情况

地市 小计(人次) 占比 地市 小计(人次) 占比
黄冈 32,558 33.57% 襄阳 1395 1.44%
孝感 31,688 32.67% 宜昌 1112 1.15%
鄂州 10,195 10.51% 随州 794 0.82%
咸宁 9227 9.51% 荆门 649 0.67%
省直辖县 3838 3.96% 恩施 484 0.50%
黄石 2554 2.63% 十堰 421 0.43%
荆州 2082 2.15%
总计 96,997

15天内(2月1日至2月15日)从武汉漫出的国内手机号码在各省驻留情况

省份 小计(人次) 占比 省份 小计(人次) 占比
湖北其它 96,997 69.94% 河北 602 0.43%
湖南 5455 3.93% 云南 495 0.36%
广东 4995 3.60% 广西 454 0.33%
福建 4905 3.54% 北京 443 0.32%
江苏 4617 3.33% 天津 439 0.32%
上海 3176 2.29% 山西 317 0.23%
安徽 2565 1.85% 青海 221 0.16%
河南 2350 1.69% 贵州 192 0.14%
重庆 2242 1.62% 宁夏 182 0.13%
四川 2161 1.56% 内蒙古 166 0.12%
江西 1389 1.00% 海南 104 0.07%
山东 1073 0.77% 吉林 81 0.06%
陕西 887 0.64% 黑龙江 72 0.05%
浙江 720 0.52% 新疆 68 0.05%
甘肃 680 0.49% 西藏 4 0.00%
辽宁 633 0.46%
总计 138,685

不愿被困在武汉而大举出走的武汉“难民”们,不但令流入地的防疫形势变得更为复杂;同时,亦让无法获得有效医治和真实资讯的当地民众,变得更为惶恐。

也就是说,暂不提中共的封城封区甚至封户封门的文革式防疫措施,能够多大程度阻断新冠病毒的扩散或变异。中共自己的大数据就预兆了其防疫战的前景。以武汉甚至湖北数千万人命为代价的“维稳防疫”,在制造出全国、甚至全球恐慌的同时,也必定会迫使成千上万的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竭力出逃。

这正是武汉封城三个多星期后,依然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逃出来的缘由。

祈盼外逃求生 武汉一天出走2.8万人: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