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跟大家通报一个消息,《生命时报》微博消息,当地时间今天(2月6日)晚上9:30,被人们称为疫情“吹哨人”的八君子之一——李文亮,带着当局对他的训诫书,扔下了怀孕的妻子去世了。而他怀孕8个月的妻子也因为染病正在抢救,情况十分危急。看到这个消息,我的心情跟大家一样难受。

不过武汉中心医院在12点38分发消息说,李文亮病危,仍在抢救当中。目前不清楚李文亮的具体情况,需要进一步核实。但不管怎样,网友都很气愤,要求那些当初抓人的人和造谣媒体出来给个说法。其实这已经不是一句“对不起”能解决问题的了,正如知名法学家许章润所说的,“人民怒了,不干了”。

前天,武汉病毒研究所将美国研制的治疗新冠肺炎(武汉肺炎)的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抢先申报了专利。这个举动让外界大为惊异,也再次把目光投向了这个被严重质疑是病毒来源的研究所,审视它在这场“举国大疫”中所扮演的角色,为何卷入了风暴眼?

“清算”与“抗疫”同步?
这场瘟疫的爆发马上满2个月了,法广今天报导称,中共准备对湖北军管了,并且要问责湖北负责人。文章表示,北京对湖北及武汉官场的表现“相当不满”,极有可能在民怨沸腾的情况下,问责湖北和武汉主要党政负责人。

2月3日,身居武汉的知名作家方方写了这么一段话:“记住这些不知名的人,记住这些枉死者,记住这些悲伤的日夜,记住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在这个本该欢乐的节日中断了人生。只要我们尚且偷生在世,我们就要为他们讨个公道。对于渎职者不作为者不负责者,我们必须一层一层追究,一个也不放过。”

方方的这段话,应该代表着许许多多人的心声。这场已经远远超越SARS的新冠肺炎,人们所了解的仍然太少。当局封网删帖,隐瞒真相,使人们在完全看不到真相中染病,在不明不白中含冤离世。

其实当局对下级问责,早在人们的预料之中。按照中共的通常做法,问题出现以后,都会抛出替罪羊以平民愤。不过对“军管”的说法,官方之前曾辟谣,说武汉没有军管。

对法广爆出的消息,我们没有得到证实。

就在方方写这段话的当天,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主持召开了针对新冠肺炎(武汉肺炎)疫情的第二次政治局常委会议。会上表示,对“不服从统一指挥和调度、本位主义严重的,对不敢担当、作风漂浮、推诿扯皮的”给予警告。还称“追究直接责任人的责任,问责党政主要领导甚至惩处失职渎职者”。报导还说“研究了其它事项”。

这已经透露出,北京将要问责湖北党政官员的信息。不知道这个“研究其它事项”,是不是商量撤换哪些官员,让谁来当替罪羊。

我们看到第二天(4日),湖北省纪委处理了几个人。直接免去湖北省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张钦的职务,指称他调拨紧缺医用物资不力。武汉市统计局副局长夏国华也被免职了,而统计局局长孟武康和武汉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黄志彤则是被诫勉谈话。

这些迹象显示,压力之下,当局急于转嫁危机,缓解人们的指责。法广认为,当局可能不会等到疫情局势遏制后才启动问责程序,“清算”有可能与“抗疫”同时推进。

大疫当前 武汉病毒所抢先申请美国药物专利
4日晚间,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发布了一条标题不显眼的消息。自称“我国学者在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药物筛选方面取得重要进展”,对在国内尚未上市的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在1月21日申报了中国发明专利(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并将通过专利合作协定(PCT)途径进入全球主要国家”。

这个消息爆出,很多人感到惊讶。因为瑞德西韦是美国吉利德(GILEAD)公司开发的一种新型实验性广谱抗病毒药物,被认为可以有效抑制呼吸道上皮细胞中SARS病毒和MERS病毒的复制。美国使用这种药物,已经成功治愈了一名武汉肺炎患者。随后免费提供给中国治疗新冠病毒,目前这种药物正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临床试验。

得知武汉病毒所抢先注册的消息,吉利德发言人在电邮中回复自由亚洲表示:吉利德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申请“用途专利”的报导。瑞德西韦是吉利德研发的药物,在中国享有专利,包括吉利德提出将此药用作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专利”申请。

吉利德表示,目前的当务之急,应是尽速确定瑞德西韦在对抗新型冠状病毒上的潜在疗效。

吉利德的观点相当明确,大疫当前,救人要紧。至于知识产权的问题,暂时先放一放。对比武汉病毒所的做法,谁尊重生命、谁漠视生命,已经不用多说了。被严重质疑是病毒来源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抗疫”不卖力,抢功却无人能比。用老百姓的话说,“下蛋不勤,争窝积极”。

熟知药品专利申请流程的白氏生物科技咨询公司总裁白越珠表示,提出药品人体实验阶段的“用途专利”申请,不等于就一定能获认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不是说你就可以偷我的东西用”。

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主任、北京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丁胜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申请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就算它申请成功,也不握有瑞德西韦的结构(发明)专利,无法应用。“就好比用铲子挖地,你手中没有铲子,怎么挖呢?”

不知什么病毒 也不知药品是否有效 先注册?
大家注意,武汉病毒所自称是1月21日已经申报了发明专利。如果大家还有印象,我们在前面曾说过,1月20日有两个重要人物出面了。一个是习近平第一次对新冠肺炎疫情作出表态,随后每天确诊的病例数字几何倍数往上翻。另一个是钟南山,首次肯定了病毒“人传人”。

按照武汉病毒所的说法,它们对瑞德西韦的药效研究,肯定是比20日这个时间要早。因为药效研究不是一朝一夕的。也就是说,正当武汉人还不知自己正处在疾病传染的风险之中时,武汉病毒所已经开始通过细胞实验,并发现了一种对付尚无正式名称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有效药。

那么武汉病毒所为什么不把这种药物拿出来治病救人呢?难道申请专利比治病救人还重要吗?如果说没有确定药效的话,那为什么对还在验证中的药品抢先申报专利呢?这与它们对“双黄连口服液”的处理完全不一样。

1月31日,中科院有一项公布,说上海药物研究所、武汉病毒研究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然后中共官媒纷纷高调报导,在大陆引发抢购潮,有的地方甚至是上线就卖断。

虽然中科院发布消息时明确指出,双黄连口服液还要开展临床研究,但是武汉病毒所和上海药物所仍然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发布双黄连可抑制新型病毒”,未免也太急功近利了吧?

研究合成病毒干什么?病毒是否泄露?
昨天,郑州法律人士任照向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出公开信,敦促他们公开病毒研究过程的详细资料。任照表示,已经有多人实名举报这个病毒研究所“管理混乱”,随后被删帖。

任照申请公开的有以下事项:2019年到2020年间病毒保存和出入这家研究所的明细,公开这家研究所研究冠状病毒的研发详情,公开对瑞德西韦药品的研发过程及申请专利的详细文件,公开研究所教授石正丽的研究方向、发表的论文以及详细简历。

石正丽本人2月2日在个人微信朋友圈发文表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还表示她愿意用“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就连一些被中共渗透的西方媒体也表示,这种怀疑是“假新闻”。

不过2月3日,“武小华博士”在微信中实名指证,新冠病毒与石正丽实验室的病毒泄漏有关。目前人们不清楚武小华究竟是谁,可能是某个熟悉中国科研系统的医界学者。

武小华直言要与石正丽公开对质,并对石正丽提出两点关键质疑。

一是石正丽团队称,新冠病毒可能由蝙蝠直接传染给人。武小华认为,这是石正丽欺骗外行的谎言。根据医学常识,蝙蝠病毒必须经过变异才能进入人体。而这个基因变异需要通过1~2个大鼠或灵长类的中间宿主参与,而且这种基因改造只能在实验室完成。但石正丽论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有中间宿主。

二是中国医学实验室内部的管理混乱,武小华认为这是病毒泄露的主要原因。

面对武小华的叫阵,石正丽一直在保持着沉默。我们说过,沉默有两种可能,一是不屑争辩,二是默认。石正丽属于哪一种呢?

另外,有网民挖出了一片研究论文,是石正丽5年前与别人共同撰写的论文,题目是“一簇源于蝙蝠的类似SARS冠状病毒,显示出了传给人类的潜能”。论文中像“嵌合病毒”、“杂交病毒”、“合成病毒”与“不依赖于其自然主干上其它必要的适应性突变”等词汇多次出现。

微信公号“工农之声”表示,原文发表在国际著名期刊《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电子刊物上。“工农之声”表示,原文是英语,他引用的全部来自百度翻译。并且给出了原文的文章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fbcldi=lwAROiTTfDIT-uxNFPtvQH-xFrF6QaF1hKE1Ey2TPrEi17XfFUIbpUIAosDc),显示文章的发布时间是2015年11月9日,2016年4月6日进行了更正。

论文中有这么一段:“为了研究循环蝙蝠冠状病毒的出现可能性(即感染人类的可能性),我们构建了一种嵌合病毒”,并说“这种杂交病毒使我们能够评估这种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还说“在此基础上,我们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长SHC014重组病毒,并证明了该病毒在体内外的复制能力”。

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学家西蒙·韦恩-霍布森(Simon Wain-Hobson)表示,研究人员创造了一种新型病毒,“如果病毒逃脱了 ,没有人能够预测其发展轨迹”。

人们都想知道,风险这么大,为什么要进行这种研究?这种实验有什么意义呢?合成病毒又为的是什么呢?

武汉病毒所出售实验室动物?致病毒泄露?
前天(4日),大陆多益网络董事长徐波在微博中表示,自己实名带可靠证据作为线索,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徐波在列举一些基本事实的同时,附带了石正丽发布论文的多个证据链接。

徐波表示,因为疫情防疫事关重大,怀疑武汉病毒所对实验动物管理不善,致病毒实验动物流出,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疫情。他还强调,“我明确认为2015年石正丽研发的那针对人类的转基因病毒与武汉新冠状病毒有差异,但其实验室必然还存在大量其它类似病毒,且之后必然有继续研究类似病毒,这才是应该查处的真相。”

这个问题,一直是人们希望得到真相的问题。很多媒体、包括新闻看点都曾经列举过大量事实,怀疑病毒可能是从武汉病毒所流出。

但是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生物学家理查德·艾布莱特(Richard H. Ebright)昨天表示,虽然根据目前对病毒的基因组测序,没有证据表明病毒经过人工改造,但“这并不代表可以完全排除这次疫情的病毒由于实验室事故进入人群的可能性”。

我们再回到徐波的微博,他怀疑武汉病毒所“对实验动物管理不善,致病毒实验动物流出”。

这个说法并非空口无凭。今天1月2日,吉林省松原市中级法院判处了李宁12年有期徒刑。罪名是“贪污课题科研经费共计人民币3756万余元,其中1017万元是销售实验室淘汰动物和牛奶所得”。

李宁是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有“最年轻院士”之称。在对他的判决书中有这么一段:“自2008年7月至2012年2月期间,相关课题在研究过程中利用科研经费购买了试验所需的猪、牛,对出售课题研究过程中淘汰的实验受体猪、牛、牛奶所得款项,被告人张磊向李宁请示如何处理。李宁指使张磊将该款项交给报账员欧某甲、谢某甲账外单独保管,不要上交。欧某甲、谢某甲遂将该款存入个人银行卡中,累积金额为人民币10,179,201.86元”。

这段判决书的描述,清清楚楚地告诉人们,这名转基因科学家把实验室的转基因猪、牛和转基因牛奶都卖了钱,赚了一千多万。

这些动物和牛奶卖给谁了?能不能食用?是不是带着病毒或者病菌?为什么实验室对这些实验品不做无害化处理?中国还有没有这样的实验室,在悄悄地出售实验室的动物?

1月28日的新闻看点中,我们引用法广的消息,法国政府官员称,中共悄悄修建了多个类似武汉P4实验室的实验室,“某些实验室十分可疑”。

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表示,中国共产党对所有事情都撒谎。如果新型冠状病毒被发现是人工合成的,中国共产党就完了。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今天(2月6日)收到网友独家爆料,新冠肺炎(武汉肺炎)的扩散远超当局的预期,武汉现在使用雾炮车全城消毒了。爆料说武汉市内连救护车都是静悄悄地拖病人,不鸣笛、不闪灯,深怕引起恐慌。

与此同时,武汉市每个人手机上都收到了中国移动的短信,是转发武汉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的通知。从今天开始,“全民测体温”,“每天逐户逐人全面排查”,要求市民配合。网友爆料中说,只要体温不正常,立即抓人,然后“送入集中营”。这里说明一下,网友称为“集中营”的地方,指的是那些隔离点。

发烧即强制送方舱医院等隔离点
网友说每3天上门来测量一次,检测到发烧人员后,强制送往方舱医院等隔离点,并对其与家人进行封户管理,禁止外出。如果全部家庭成员检测正常,发给一张有效期为3天的出入通行证。所有小区每天晚上10点到第二天早上6点禁止出入,实行“宵禁”。

只送不管:洪山体育馆
昨天我们在节目中曝光了武汉新设立的“方舱医院”情况,现在又有了最新的消息。有网友发来视频,说隔离点的这些人“吃喝没有,也没有暖气,电源也没通,没有医疗,不给打针吃药,就在里面隔离,患者情绪激动”。

另一位网友发来对话截图,上面显示是一位被隔离在武汉市洪山体育馆的人说,“我在体育馆集中营了”,“没有医生、没有药,没有电,没有食物”,“随时发生暴乱”。并且说“打起来了”。

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方舱医院
另一个网络截图说,“我妹妹今天凌晨1点进了(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方白舱,现在已是上午9点39分。没医护!!没吃的!!几百患者,一早上就大乱,刷牙挤、如厕挤、大厅风大、冷、饿!争吵不断,污水横流!如果方舱只有隔离,那它是什么?”

还有一位网友发来的是网络截图:我的小姨是硚口区阳性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人,昨天晚上9点被送到一家民营医院隔离治疗。凌晨3点又被叫醒,说送往条件更好的大医院。结果被送到了武展(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方舱医院。这里条件更差,完全不是新闻里说的那回事。

电线短路停电,电热毯无法使用,晚上睡觉打寒颤。不能打针,自己带的丙球(蛋白)打不了。1千人共用一个厕所,也没人打扫,病人的屎尿洒在便坑外。早上10点才吃到早餐,几块小点心,中餐不知道有没有着落。也没有见到医生护士登记病情,发放药物,人手有限忙不过来。吸氧设备严重缺乏,上百人的病区一瓶氧(气)都没有,咳嗽声此起彼伏。

在这种情况下病人病情只会发展加重。恳请政府尽快改善条件,不能因为病人目前是轻症就掉以轻心,轻症患者也有人权啊!大家都想活下去!

湖北省委省政府要“动刀子”
大陆《财经》昨天晚上发消息,武汉当局要求各区在2月7日前,必须完成武汉市所有疑似病例的核酸检测。而且还要求,在昨天夜间12点之前,收治所有的确诊病人。据称这是上一层对武汉提出的2个硬性要求,同时还说“如果出现任何问题,会追责”,“做不好要动刀子”。

武汉的上一层,应该是湖北省委省政府了。所谓“动刀子”,可能就是免职。这样的命令之下,武汉破门入户、强拖硬拽市民隔离的情况会有多惨烈,是不难想见的。

病毒传染性超强 人们不敢出门
北京网友在早晨7点10分拍下了一段视频,阴霾笼罩下的北京东三环,路面上只有前面一辆车在跑。这个时间,往常都是塞车非常严重的时段。但是武汉肺炎肆虐,即使没有当局的限行令,可能人们也不敢随意出门。

昨天浙江宁波通报了一例新确诊病例,这个病例的染病时间只有15秒,创下了最短的传染时间纪录。一名56岁的男子没戴口罩出门去买菜,在菜市场的菜摊前,与一名已经被通报确诊的女性患者有大约15秒的近距离共同驻留。这名确诊患者也没有戴口罩。

15秒钟,病毒传染给了那名男子。人们在惊讶之余,也在质疑,既然这名女子已经确诊,为什么没有被隔离?为什么出门不戴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