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

围追堵截 数百万离开武汉的人经历了什么

视点 玖新闻 67℃ 0评论

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由于中共一直掩盖疫情,致使至少500万武汉人离开了武汉。疫情迅速蔓延、恶化后,在中共政府的带领下,武汉人又遭遇驱逐、围堵、举报、恐吓等。

《纽约时报》中文网2月4日报导,中共政府尽管有庞大的监控网络,追踪其14亿人民,但为了控制疫情,中共政府还是转向了它所熟悉的威权技术——比如张起天罗地网,让邻居之间彼此举报。

在武汉求学的大学生哈默·唐(Harmo Tang,音)返回浙江临海老家后,当局花了大约5天的时间联系上他,并收集了其个人信息。但不久后,这些信息开始在网上传播,同时传播的还有一份从武汉返回临海的人员名单。

几天后,当地官员在他家门口拉了警戒线,并悬挂了一块告示,提示邻居如果看到他或其家人离开家,可以拨打热线电话。

在武汉读书的学生贾宇婷,寒假时回到中国中部的老家18天时,得知在邻村的祖父重病。她去看望他时,按照扩音器里宣传的指示,到当地共产党委员会登记了个人信息。

但随后,她的个人信息也被泄露,一名家乡的男子给她打恐吓电话,并骂她,并说她不应该回来,应该待在武汉。

她祖父去世后,地方官员立即告诉她的家人,不允许她回村子参加葬礼以及做最后的告别,而那时她从武汉回来已经超过了三周,远远超过了14天的隔离期。

武汉的科技从业人员安迪·李(Andy Li,音)与家人一起在北京旅游,由于老家的情况越来越糟,出于对孩子们安全的担忧,他租了一辆车开车南下广东,试图投靠那里的亲戚。在南京,他被一家酒店拒之门外,最后在一家豪华酒店开了一个房间。

在那里,他们全家自行隔离,直到四天后当地政府下令,所有来自武汉的人都要搬到中央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酒店。安迪·李说,这个隔离酒店似乎没有做好隔离工作。送餐工人进进出出,门和墙的缝隙都有气流进来。

“他们只是隔离武汉人和南京人,”安迪·李说,“完全不顾武汉人之间是否会相互传染。”

中共除了自己监控武汉人,泄露回乡的武汉人的个人信息外,据网上传出的各地政府发的文件显示,当地政府还“悬赏”要求当地人举报武汉人和湖北人,有的地方举报一人奖励1000元,有的地方奖励2000元。

北京丰台某干休所小区居民吕先生对美媒说:“邻居间互相举报,知情不报是犯法,上纲上线了,跟抓反革命似的。”

湖北是此次疫情重灾区,武汉“封城”后,各地开始封区、封村、封道,甚至将拒绝去医院检查的居民家大门封死,其周边省份,江西、河南、湖南省也都设起路障。

同时,全国各地都在围堵、驱赶、甚至殴打武汉人和湖北人。美国之音说,这是一场自上而下的,遍及全中国的围追堵截。

转载请注明:玖新闻 » 围追堵截 数百万离开武汉的人经历了什么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