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日益严重。外界注意到,在有关疫情防控会上,中共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多次只提到习近平及副总理孙春兰,而对总理李克强只字不提,引关注。

湖北媒体2月4日报导,2月3日晚,蒋超良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会议暨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会议。蒋超良强调,“要深入习近平讲话精神,落实好孙春兰副总理到武汉调研督办疫情防控工作要求。”

2月4日,蒋超良到武昌区检查疑似病人集中隔离点安置情况时,也只提到习近平、孙春兰。

香港《明报》2月6日的评论文章表示,习近平于中央政治局第二次就武汉肺炎疫情召开的常委会议上发表讲话,在湖北省委常委的会议上,蒋超良在讲话中只强调习近平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及副总理孙春兰的中央指导组,对总理李克强挂帅的中央应对疫情领导小组却只字不提。

文章提到,蒋超良、省长王晓东、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及武汉市长周先旺,这4个被称为“湖北F4”的风头趸,近期成了大陆网民的主要矛头所向,他们最终下场如何,恐怕要待疫情平息后才见分晓。

据悉,中央层面的应对疫情领导小组是由总理挂帅,但各地方的应对疫情领导机构,几乎都由党委书记挂帅。

该报日前的另一篇文章提到,年初一(1月25日)的中共常委会议上决定成立应对疫情的中央领导小组,由李克强挂帅。不过,从那以后,抗疫却出现了“多个中央”的奇怪现象,李克强作为领导小组组长,但世卫总干事来访,出来接见的却是习近平,习更说他对抗疫是“亲自部署,亲自指挥”;李克强只是频繁地召开中央领导小组会议部署工作,另外,由副总理孙春兰率领的中央指导组自年初一起留驻湖北,在省内指导工作。

文章最后表示,当局应对此次疫情,俨然有3个中央。

武汉肺炎严重扩散,武汉政府被强烈质疑管制能力低下。其中蒋超良、王晓东、马国强、周先旺,被指是瞒报武汉肺炎疫情的主要祸首。

将蒋超良推上舆论风口的是2020年1月30日的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发布会。

当时,有陆媒记者提到武汉疫情爆发后,各地出现了一些武汉返乡人员,回家后家门被封,以及还有一些地方用挖路等方式堵塞交通,蒋超良对这个问题怎么看的?

此外,记者还提到,医院的医护用品还是非常紧张,当天协和医院的医生在网上求助“不是告急,是没有了”,所以想问是个案还是普遍现象,医院的医护用品到底怎么样?

结果,蒋超良回答,过年期间,走亲访友、相互拜年,这是中国人的习俗等。

紧接着,蒋照着稿子读了半天,却始终没有回答上述两个问题。因此有网友笑称:驴唇不对马嘴,被冠以“答非所问蒋书记”的称谓。

黄冈是湖北省疫情仅次于武汉的地区。1月29日,中共中央派督查组到黄冈督查和核查,但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及疾控中心主任陈明星对于该市定点医院的收治能力等情况却一问三不知,引发网络炮轰后,唐志红被免职。

自湖北武汉市1月23日封城后,大陆已有55座城市陆续实施封城措施。

不过,封闭式管理能否有效阻止疫情扩大?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Michael Osterholm称,“这越来越像流感,而试图阻止流感就像试图阻止风一样。”他表示,种子已散播在外,“它将会起飞,有足够多的火柴被投掷入森林里以将其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