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疫情蔓延速度超出想像,中共当局现在开始以“战时状态”抓源头防控。但红二代说,即使实施军管也很难解决问题。

2月6日,中共副总理孙春兰在武汉召开会议,督促武汉以“战时状态抓好源头防控”,要求中共各级领导干部“战时状态决不能当逃兵”,“杜绝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云云。

原居住北京的一名红二代对大纪元表示,即使中共对武汉市实施军管,也很难解决问题。这个军管在现在这种形势下,不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但军管也好不到哪去,所以军管不军管解决不了现在的问题。

他说,武汉肺炎疫情对中共政局的冲击很大。一是中共高层不统一,意见很多。二是境外、科学界、医疗界都有不同的声音。三是军队不一定像外界看的这样,习近平牢牢地控制着军队,“因为他在军队也没有人脉,所以军队起的作用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

习近平中共十八上上台后,在军队中通过反腐、“打虎”、军中人事洗牌、军改等,逐渐从江派人马手中夺回了军权。但外界认为,中共江派经营军队二十多年,军中布满江派人马,而且习近平提拔的很多上将、中将,也都是江派此前提拔起来的人马。

另外,中共军队也爆出武汉肺炎疫情。

据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2月4日报导,中共军队“疫情严重”,目前包括海、陆、空、火箭军全部兵种已暂停绝大部分大型演习及大型集训,绝大部分军营已停止放假外出及探亲,军营内也取消每周的开会与政治学习。

报导称,目前一些重点省市的中共军队,在条件许可下,连级单位设立隔离房,团级单位设立隔离区,车务、后勤、采购、炊事等必须同外界接触的人员,出现任何不适者必须隔离14天。

该信息中心1月27日报导,一名属于湖北孝感市的中共“空降兵军保障部”的军官1月25日被确诊感染了新型肺炎,26日孝感市200名现役军人被隔离。

报导指,中共军队的疫情涉及军事机密,可以不呈报当地省、市政府,所以中共目前军队、武警出现的疫情都以涉密为由“不向属地呈报”。

中共权斗激烈 当局压力大
该红二代还表示,习近平当局现在的压力很大。“因为道理很简单,你把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在你一个人身上,那当然所有的事情也都是一个人负责,原来就是中美贸易战、香港问题,然后南海、台湾问题,现在又凭空加了一个武汉疫情的问题,你一个人怎么负担嘛?也没人愿意给你负担,也没人能够给你负担。”

他说,中共政治局常委中,与习近平同心的的寥寥无几。控制文宣系统的王沪宁,表面上还在替习宣传,“表面上好像同心,但有没有同德就不知道,也没德”。

该红二代还提到习近平2月3日召开的那次政治局常委会议,官媒连个现场照片都没有,这里也很奇怪。

他认为,一个是中共高层是不是吵翻天;再有一个是怎么开的,是不是他们在自己的房子里边用电视来开的?

该红二代最后还表示,现在疫情是谁也控制不了,这是人力不可抗拒的;疫情对武汉、对长江流域、对全中国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中共开始的时候不太控制,然后突然间就封了城,封了省,这些都很诡异,现在几乎封了国。现在有六十几个国家都跟中国断了航路了,所以中共的那些所谓的最好的朋友也都跟中国断了联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