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疫情在元宵节过后似乎并未见缓,10日北京、上海都宣布采取“封闭式管理”严控疫情扩散。有消息称武汉开始局部断网,以防武汉真实疫情被民众发送上网。

常青花园附近道路空无人车
位于武汉东西湖区的常青花园是重灾区,距离华南海鲜市场直线不超过3公里,对面就是武汉市三环线。

今日(11日)武汉市互助同济会张先生出门拍了几段视频,直击他居住的常青花园小区正在封闭进出路口,傍晚7点钟常青花园内的武汉轻工大学周边马路、地铁站空无一人。

张先生说,“疫情到今天为止,政府还是打了烂仗,我居住的常青花园社区到现在都没有公布社区哪些人确诊了,哪些人感染了,哪些人在家隔离。在我多次要求下才在我这2栋楼的楼下门口贴出:‘本社区有人在家隔离,请大家注意。’但是在我们小区仍然没有通告。”

另外,有当地民众提供消息称,从10日夜晚开始,武汉有小区广播通知,近两天开始局部断网,理由是网上负面消息过多。如果消息属实,这做法无疑给市民的困难处境雪上加霜,求救管道越加困难了。

“武汉市民哀鸿遍野”
武汉市疫情始发地疫情严重,然而武汉当局慢半拍的防疫步调让民众又急又怕又怒。

张先生说,“昨天有一对老夫妻都染病了,老爷爷受不了跳楼自杀了。今天有个老太太平时以捡点垃圾为生,独自扶养一个孙子,因这次疫情没有了收入,十多天没有米下锅了,因为饥饿迫不得已向一店家赊一口米,老板是个好人,送给她一包米。”

他披露,今天发现一名男子躺在路边,已经死亡。据当地民众说,“因为武汉病床少,他染病后没有医院收,为了不传染给家人,就在外面睡长凳结果冻死了。还有个男子哭着要跳河自杀,真是人间地狱,太惨了!”

张先生说,“现在我们也收到很多住不上医院的求助信。我们都会请他们在网上填表向相关部门提出申请,比如国务院、武汉防卫指挥部都有提供电话,但是基本上是都没有床位可以补的。”

群友Alyssa表示,“武汉1000多万人口,医院和病床肯定不够,而染病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就一定会拖死的。病毒传染力强,所以现在其它城市才严得不得了,武汉人用自己的生命提醒了其它城市的人。”

武昌殡仪馆车辆进出忙碌
今天有一志愿者张展从旅馆骑自行车独自前往武昌殡仪馆,他想观察了解每天进殡仪馆的运尸车大约有多少?但被门卫当作是记者给赶出来。

张展在殡仪馆门口观察了二十分钟,看见有三辆车进入,还有一辆120的车。

他问一位当地居民:“知道殡仪馆每天火化多少人吗?”居民说:“不知道,每天只看见车辆进进出出的,原来都会有乐器的响声,现在都没有了。”

张展说:“估计是关掉了,一天响不停,居民会害怕,更重要的是会露馅,掩盖最能说明一切。”

1月初新加坡警示肺炎 中共在辟谣
此外,有一群友提供一张图片,是1月2日新加坡卫生部的卫生公告,警示武汉出现原因不明的严重肺炎病例,有前往武汉的民众两周内如有发烧、咳嗽等症状出现要及早就医。该消息引起群友热议:“新加坡政府已经在预警了,武汉警方却忙着辟谣。”

1月2日,新加坡已经在公共场所贴出公告,预警武汉肺炎;
1月3日,华(春莹)大妈说我们已开始每天向美国通报疫情;
1月5日,香港已经启动疫情响应,并在车站、机场开始了测体温工作;
1月10日,李文亮感染发烧;
1月20日,公众才从钟南山院士口中得知此病毒会人传人。

“武汉封城是1月23日,这说明了什么?面对这清晰的时间线条,你要让我说其中没有阴谋,我真的很难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