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在方舱医院门口,又冷又冻得不得了,结果等到1点多,说我先生血氧太低,不收,只好回来。”武汉病患任先生夫妻7日晚间在武展方舱医院(武汉国际会展中心)等到凌晨,因病况严重再度被拒收。

连日求救无门,任太太无助地说,“我们已经到没有办法的地步了。人都要崩溃了。”

目前武汉染病民众,绝大多数都在疑似或确诊后,仍住不上院,得不到妥善救治。任太太8日告诉记者,他们夫妻俩都已确诊,她抱病还要照顾情况严重的先生,“他高烧10多天,社区也报备了,只是要我们等,病哪能等得了。”

眼看先生病情日渐加重,“血氧含量今日降到80%左右,呼吸困难。”她多次和社区沟通,6日中午被通知去武展方舱医院,结果医院未收治,7日夜晚又通知去方舱医院,等到凌晨仍被拒收。她说虽然方舱医院并没有那么好,“人太多了,可是还是想把他弄进去,怕他(在家)缺氧。”

她说,每天来回医院疲于奔命,“到医院只能去门诊打针,没有病床安排。”“挂号排队要站几小时,打针也要排几个小时,一天的时间都耗在医院,医院人多,空气又不好,重病的人不死也搞死。”

至于何时被传染上的,她也不知道,“疫情原先说不传人,老百姓不当回事,该上班的上班,买菜的买菜,到1月22号才警惕这个事情,可是病是12月份就开始有了,我们到元月22日才感觉事态严重,中间隔了一个多月。”她说,刚开始发烧也不高,以为几天就好,都不知道这么严重。

“官方肯定瞒报了,把这事情按下来,没有向外公布,那老百姓哪知道呢,没办法,现在的心情不是生气,是焦虑,人都要崩溃了。”她无奈又沉重地说,“打电话给谁都没有用,我们已经到没有办法的地步了。”

父病危女儿隔空焦急呼救无门“谁管我们”
另一位75岁的余先生,病情严重,因为被隔离,不住在一起的女儿只能干着急,8日她告诉记者,“爸爸现在躺在床上不动都在喘,呼吸困难,状况很糟糕,很怕一口气没转过来就没了。”

余女士表示,“爸爸一直在第九医院检查,妈妈每天陪他去打针,现在打了针也没有效果,再也走不动了,一天比一天严重。”她也十分担心年迈的母亲,“妈妈每天陪我爸爸打针,为了打一针,一天站下来站多少小时,爸妈年纪都70多岁了。”

“昨天排到核酸检测,做ct双肺早已白线。”即使确诊,她也担心住不上床位,“第九医院里面都住满了,如果这个结果出来,他还是没床位,我找谁,谁都管不了,谁来管我们,只好老人家在家里等死。”

她说,“社区大家都不管,书记电话打不通,医院不收治,我们做女儿的又不能回去。”“要找谁啊,我就不知道我爸爸的核酸检测出来了,谁安排,没人管我们。”

“现在动都动不了了,我爸说难受,现在走不动了,所以今天就没有去打针,在家就等,说不定…”余女士难过地说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