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

武汉病毒所被举报“散毒” 中共指非典为病毒泄漏

新闻 玖新闻 186℃ 0评论

随着武汉肺炎疫情持续扩大,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近期成为各界关注的热点。近日中国富豪徐波发文实名举报该机构是“瘟疫之源”。根据中共卫生部的调查显示,当年肆虐全国的SARS疫情,源于P3实验室人员违规操作而造成病毒泄漏。

所谓P4,意思是“第四级生物安全研究水准”,是最高级别防护的实验室,用来研究最危险的病原体,例如现时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或是伊波拉(Ebola)等。

被指“瘟疫之源” 武汉病毒所遭富豪举报
关于这次武汉新冠肺炎病毒的来源,中共官方从各方引证将毒源指向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但印度研究人员近日发表论文称,在新冠病毒中发现4个插入物与HIV病毒相似,怀疑中国疫情与武汉病毒所标本泄露有关。

对此,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2月3日在微信作出回应,她以“生命担保”,称新冠病毒与实验室没有关系。石正丽曾在SARS疫情爆发后,带队采集各类蝙蝠样品做检测,并且将她的成果发表于《自然》杂志。

4日,多益网络董事长徐波发布微博表示,自己实名带可靠证据作为线索,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徐波例举一些基本事实,还附带“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发布的论文”等多个证据链接。

徐波说,因疫情防疫事关重大,怀疑武汉病毒研究所,对实验动物管理不善,致病毒实验动物流出,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疫情。

实名举报的徐波,是何许人?据公开资料显示,徐波于2006年7月创建多益网络并担任董事长。2017年IT大佬收入排行榜上,徐波以285亿元资产位列第九。

随后,他的相关微博被中国科学院官微“中科院之声”标记为谣言。

微博中,徐波指中科院拿谬误逻辑造谣式辟谣。他说:“我当然知道2015石正丽论文那病毒不是现在武汉新冠状病毒,但这充分说明她们在人为制造类似其他病毒,有泄露造成疫情的可能。”

他还强调,“我明确认为2015年石正丽研发的那针对人类的转基因病毒与武汉新冠状病毒有差异,但其实验室必然还存在大量其他类似病毒,且之后必然有继续研究类似病毒,这才是应该查处的真相。”

研究所贩卖淘汰实验动物 科研人员涉贪腐
此外,徐波在微博上还发布了一条有关中国工程院院士、生物学家李宁违法出售研究所淘汰的实验动物一案的新闻链接。

李宁贪污案历时5年,今年1月2日,吉林省松原市中级法院以“贪污罪”一审判处李宁有期徒刑12年。

据判决书指,“自2008年7月至2012年2月期间,相关课题在研究过程中利用科研经费购买了实验所需的猪、牛,对出售课题研究过程中淘汰的实验受体猪、牛、牛奶所得款项,被告人张磊向李宁请示如何处理。李宁指使张磊将该款项交给报账员欧某甲、谢某甲账外单独保管,不要上交。欧某甲、谢某甲遂将该款存入个人银行卡中,累计金额为人民币10,179,201.86元”。

根据中国实验动物信息网2016年的报导,中国每年有数以千万计的实验动物被使用,仅在湖北省实验动物研究中心,每年就有大约30万只实验动物出售或被用来做实验。

而在另一方面,中国的实验动物产业也存在着巨大隐患。就在去年12月,中共央视曾报导,中国农业科学院下属单位兰州兽医研究所317名师生经检测,其中96人感染布鲁氏菌病毒,主要传染源为羊、牛等牲畜。

SARS疫情内定为实验室病毒泄露事故
谈到武汉肺炎疫情,很多人会想到广东省2002年11月爆发的SARS疫情(官方称“非典型肺炎”),2003年SARS扩散至全国,直到蔓延至全世界。

据《财经》杂志报导,2004年4月25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证实,此次“非典”疫情可能源自实验室感染。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称“中国疾控中心”)内设三个国家级P3实验室。

2004年7月1日,中共卫生部的调查结果证实,由于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副研究员王健伟的学生的违规操作,造成严重的SARS病毒泄漏事故。

一位在病毒所对面的平房里住了30多年的老大爷告诉《财经》记者,“把这样一个国家级的病毒实验基地放在居民区,简直就是埋下一颗定时的生物炸弹,说不定哪天就会爆炸。我们往上面反映了十几年了,根本没有人听你的。你看,这不就出事了吗?”

目前,正处于风口浪尖的武汉P4实验室(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于2018年初正式运行。

对此,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表示,这个P4实验室可以采购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但是P4实验室的管理、人的观念、训练,这些方面是不是跟得上?会不会有泄露的可能性?是有的。

他说,P4实验室为什么在整个过程当中沉默?这几天国际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包括一些国会议员在公开讲话时,都提到了武汉P4实验室,因为这件事情很可能跟海鲜市场没有什么关系,这点已经越来越多的人得到共识。

转载请注明:玖新闻 » 武汉病毒所被举报“散毒” 中共指非典为病毒泄漏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