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武汉肺炎疫情进入爆发期。在压缩染疫数据数十倍之后,官方通报,仅湖北省在2月4日一天内就新增了3千多案例。当天,全国又新封闭了九个城市,包括南京和杭州等,至今大陆至少有36个城市实施规模不一的封锁措施。2月5日,大纪元记者从原居住北京的一名红二代处证实,新冠状病毒也攻入了北京的机关大院,但多少人感染尚不清楚。染疫的红二代及亲属目前都被集中接收在北京的中日友好医院,都在使用美国最新研制出的特效药。

36市“封城”包括南京杭州哈尔滨
据武汉市长透露,1月23日武汉封城前有500万人离开,专家估计其中至少有几十万武汉肺炎的感染者,把病毒带到中国和世界各地。以病毒的潜伏期10至15天来计算,外界预测2月8日前将是一个爆发期。

4日,包含湖北省17个城市封城,全中国已有27座城市进入“封闭式管理”。

5日再有合肥、昆明、自贡市以及辽宁全省采取小区“封闭管理”,除辽宁以外,大陆至少有36个城市实施规模不一的封锁措施。

其中,南京市人口超过800万,封城影响甚巨。从2月4日起,南京市全面实行“小区封闭管理”,管理期间小区仅留一个进出口,出入车辆必须接受登记、测量体温并配戴口罩,市区内公共场所限制营业时间,暂停各类工程施工。

杭州市人口约1,200万人,为阿里巴巴的总部所在地,距离上海市不到200公里,杭州市宣布封城,对于上海经济圈影响重大。

接下来上海是否会爆发大规模疫情,这是专家们担心的事。

病毒攻北京大院 多官死
2月5日,大纪元记者从原居住北京的一名红二代处证实,武汉的新冠状病毒也攻入了北京的机关大院,但多少人感染尚不清楚。他们目前都被集中接收在北京的中日友好医院。

中日友好医院,是大陆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直属医院,并承担中央保健医疗康复任务,当年被指定为萨斯(SARS)专病防治医院,也是北京中高级官员等的定点医院。

2003年萨斯疫情爆发时,病毒曾经攻入中南海,中共两个常委病倒,这令中共前党魁江泽民非常害怕,他快速逃到了上海,还下令“用生命保卫上海”。江泽民到了上海后,很快上海死亡人数就暴增。

这次武汉肺炎疫情蔓延,还有消息源告诉大纪元记者,北京北五环边上的一个部队大院1月26日也封了,因为有人确诊感染了武汉肺炎,但具体人数也不确定。

该红二代还表示,北京这些机关大院染疫的红二代、红三代都在使用美国最新研制出的特效药,目前没有上市,但现在美国已经提供给中国,中国也用了。至于效果,他认为,只要有药治,总比没药治强。

在原北京部队大院生活过的华裔玛丽告诉大纪元记者,她知道的二炮部队大院目前没有人感染,“但生活在那的部队大院人,现在大家都不出门、不见面,全部躲在家里,而且非常恐惧这场疫情。”

该华裔直白地说:“他们比谁都怕死。所以这次的政治局会议,他们圈内猜开的是不见面的会,而且李克强刚去过武汉,再怎么几个常委都不会跟李克强坐下开会的。”

而湖北军方也有部队被病毒攻入,孝感市的一名中共空军保障部军官1月27日也被确诊患新型肺炎被隔离。之后,200名现役军人均被隔离。

此外,湖北省的官场也有一批官员被感染、甚至去世的。

据不完全统计,湖北省目前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官员至少有五名,包括原湖北省民政厅副厅长、巡视员文增显,68岁,1月31日去世,死前没有确诊;省住建厅计财处处长王同初,57岁,1月30日去世;原黄石市市长、现任长江财险集团董事长杨晓波,57岁,1月27日去世;原武汉市民宗委主任王献良,62岁,1月26日去世。

被感染的官员有湖北省商务厅副厅长、党组成员黄谋宏,武汉市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胡亚波,副秘书长程介儒,湖北荆州松滋市市委书记黄祥龙,湖北省荆州市监利县县委书记黄镇等。

其中,松滋市委书记黄祥龙因年前到武汉拜访其老领导黄谋宏后染疫,并波及松滋市委办公室工作人员全部在市宾馆里隔离观察。有知情者在朋友圈内传松滋市市委、人大、政协等四大班子只剩六个人在办公了。

离中南海三千多米爆群体感染
2月3日,《新纪元》视频报导“武汉肺炎攻入北京 一总裁死亡 红二代被传染”,消息称,有16万病毒携带者在中共隐瞒疫情的两个月中,从武汉来往北京。尽管北京严查武汉人,但还是很快出现了首例北京人染疫死亡。

死者是原天合光能副总裁、中国商用价值群执行总裁杨军,1月27日去世,年仅50岁。杨军1月8日曾前往武汉,15日返京后出现发热症状,21日到医院就诊,确诊为武汉肺炎,27日死亡。从确诊到死亡不到一周。

在北京机关大院,也传出红二代已确诊感染了武汉冠状病毒。“病毒不长眼啊,谁都别想跑!”这令中南海忧心忡忡。

不过更令中共高官恐惧的是,2月3日下午,北京市政府召开记者会,承认北京复兴医院爆发群体感染事件,有五名医护人员和四名患者集体确诊。

外界认为,这些数字都是被高度压缩了的,但传递的信息却是真实的:一旦医院出现医护人员被感染,表明北京疫情已经失控。

北京复兴医院的门诊部在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4号,距离中南海开车10分钟,而复兴医院的住院部在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甲20号,这里距离习近平等高官居住的中南海,只有3,500米,开车只需7分钟。

有网友发帖统计“让领导先走”的名单;还有网友调侃说:天道可轮回,苍天饶过谁,领导先走一步,给革命小将探路。这病毒胆子忒大,没有党性,没有人性,要对党员和舵手下手了!

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疫情,导致全中国人民饱受瘟疫之苦,加上过去30多年来,中共各级官员的层层贪腐,以及对民众的盘剥,早已激起民众的愤怒,不少网友留言称,让武汉肺炎多带走几个中共贪官,甚至让武汉肺炎“荣归中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