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封城 意大利和中国大不一样

在武汉肺炎COVID-19侵袭全球超过110国家、感染至少13万人并夺走至少四千九百多人的宝贵生命后,世界卫生组织(WHO)终于在3月11日宣布疫情已成全球“大流行”,并预期将进一步扩散。在所有国家中,感染严重的中国和意大利,都采取了“封城”措施。而这两个国家的封城,有何不同之处?是否能达到防疫效果?

民主国家做不到的“中国式封城”
截至3月13日,意大利境内确诊武汉肺炎的人数超过15000例,逾1000人死亡,为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意大利效仿中国封城,仍无法阻止疫情扩散,迫使意大利总理宣布自3月10日起,封城范围扩至全国。

封城、封国,真的有用吗?前嘉义荣民医院感染科主治医师、崇兰诊所院长蔡宗宏表示,在疫情严重的地区,封城是必要的。把区域切成许多小块较好管理,人群彼此隔开一段时间后,病毒自然难以传开。

然而,湖北省所采取的封城模式,却和民主国家所指的封城情况不同:许多地区强硬的封村、封路、封楼,甚至封户,民众不能进也不能出;网上曝出大量住家大门被木板钉死或铁链封堵住的照片或视频;局部地区还出现限时断网、抓人等极端现象。

在没有民生配套措施下,湖北市民的基本生活受到人性层面的冲击。许多民众不是染病而死,而是以其它方式离世。湖北一名16岁脑性麻痹儿在家人遭到强制隔离后,饿死在家中。

更可怕的是“封口”。来自武汉的张尹说,在中国大陆,发任何“疫情敏感信息”都可能被迅速删贴、封号、警告,甚至求救都会被当成造谣,使大量急需帮助的普通国民或病人无从发声。“我朋友在网上帮感染武汉肺炎的亲人发求救讯息,微信被封号。如今,她爷爷已经过世,父亲托关系住院,现在在重症监护。”

蔡宗宏形容,中国政府的做法,“很像用个铁桶把你围起来,让人在里面自生自灭,外面的人不知道你是死是活。”他指出,“这在民主国家,是不可能发生的。只有中共或朝鲜这种极权国家才有可能办到。”

相反,意大利由于属民主国家,采软性封锁,以公民自律为基础,人民的生活仍有一定的自由。意大利政府目前要求全数禁止所有公众集会,各级学校关闭时间延长至4月3日。除食品店与药局,全国所有商店,包含酒吧、Pub、餐厅、理发厅与食堂全数关闭,剩外送到府服务可继续。

在米兰生活的台湾人陶品熙于3月11日在脸书介绍意大利的情况,她说,意大利的“封国”像是短期限的限制出境,政府鼓励大家“能待在家里,就待在家里”,若因故或重大急事需要出城,则必须申请外出单。人民的基本生活也维持不变,可外出工作或购买生活用品,市区内的主要交通运输工具仍正常运作。

当疫情严重至有封城必要时,蔡宗宏指出,除了人民要配合,政府的防疫政策也要全面规划。他以湖北脑性麻痹儿被活活饿死为例,当父母被隔离,要确保有人为小孩送饭、有人带小孩上下学,“像打仗要有后备,要有人去照顾人们的生活起居”。

在甚至有封楼必要的情况下,政府还要教导民众如何做好隔离、用漂白水消毒等措施,而不是封锁后就一劳永逸。蔡宗宏举例,住院病人用过的纸尿裤算感染废弃物,医院要统一烧掉。台湾当局统一隔离从大陆返台的上百名台商时,厨余依感染控制高标准处理,排泄物也由环保人员送到指定场所单独处理。

不透明下难以评估的疫情高峰
当武汉肺炎持续在全球多个国家爆发之际,中国的确诊病例却明显减少。中共卫健委3月12日宣称,“中国本轮疫情流行高峰已经过去”。

现在局势似乎发生逆转,中国反过来要帮其它国家防疫。意大利向中国请求支援,中国外交部发声明表示,中方愿意派出医疗小组赴意协助抗疫,更称意大利外交与国际合作部长迪马约(Luigi Di Maio)说“意国要密切关注和学习中国抗疫的成功经验”。

菲律宾总统杜特蒂也提到,有收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信,表示愿意帮助。

中国的封城真的起到效果、国内疫情真的受到控制了吗?

前台北荣民总医院感染科主治医师、尚文诊所感染科医师郑元瑜指出,因中国的资讯不透明,有没有效很难评估。他认为武汉目前的状况有3种可能性:

1. 疫情还在严重阶段。

2. 疫情已让大量人口感染,例如70%,但其中5%~10%已死亡,剩下的人都产生抗体,表面上呈现出医院病人开始减少的现象。

3. 因严格管制小区人口流动,疫情受到一定控制。

郑元瑜表示,真实情况到底是哪一种,目前无法证明。但如果中国政府的防疫真的有效,就不用如此严厉限制言论自由,“因为有效的防疫会自然在社会上得到许多赞扬,可接受公评”。

蔡宗宏认为,对于意大利或其它国家,对疫情应该有超前布署,不应让它走到封城那一步,“因为医疗能量(有限),一下爆那么多病例就没办法应对”。

包括美国乔治敦大学传染病专家丹尼尔‧卢西(Daniel Lucey)在内的多位学者推估,武汉肺炎可能最早于去年11月至12月初出现,甚至在当时中国专家已知道此病可人传人,但中共当局直至12月30日因网络流出有关疫情的红头文件,才在隔日发布第1则疫情通报。期间,多人因“传谣”被抓捕,因在微信群发表疫情信息、遭当局“训诫”的医生李文亮,最后也感染武汉肺炎去世。而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日前接受陆媒采访、谈到发现疫情时被严厉警告及封口的专访文章,也被中共当局全网封杀。

中国政府在国内外都隐瞒消息,WHO亦多次为其防疫政策做保证,要人们别反应过度。但随着多位国际名人相继染病,WHO秘书长谭德塞的祖国衣索比亚也沦陷,出现武汉肺炎首例,不禁让人疑问:疫情还会在全球恶化多久?

台湾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在3月13日记者会上指出,有外国使节代表询问他疫情何时到达高峰。他直言,目前只有中共和WHO有条件评估武汉肺炎疫情何时会到达高峰,但中共说的大家都不相信;而WHO的专家和国际资料最齐全,却从来都不讲话,因此根本无从评估疫情实况。

您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