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暗中扶植世卫傀儡 人类陷入危机

世界卫生组织(WHO)秘书长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FABRICE COFFRINI/AFP)

中共扶植世界卫生组织(WHO)由来已久,特别是在全球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流行前后,WHO配合中共隐瞒疫情的所作所为受到了许多国家的问责。中共倡导的所谓“健康丝路”诡异重重,危害人类生命健康已成事实。

截至6月6日,全球有188个国家出现了中共病毒,确诊病例总数达到近680多万例,死亡人数高达近40万。

5月19日,在世卫组织于日内瓦举行的年度大会上,通过视频网络,194个成员国一致同意开展独立调查中共病毒起源的决议案。据BBC中文网报道,该决议说,调查的内容应该包括“世卫组织的行动以及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流行的时间表”。该组织由于过晚宣布全球卫生紧急状态而不断受到批评和指责。

这份决议也提到了引发争议的中共病毒起源问题。该病毒于去年底在中国武汉首次出现。决议敦促世卫组织协助调查“该病毒的人畜共患源头和人际传播途径”。

中共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的背后
一方面,中共借WHO向全世界表明,只有中共才能领导全球抵抗疫情,是“人类的大救星”;另一方面,习近平再次以健康之名,推出他一直以来所倡议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习近平此时提出的“共同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正是对其“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翻版之说。

2017年1月17日,习近平首次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提出了由中共倡议主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并将健康丝绸之路(简称:健康丝路)纳入“一带一路”的主要项目,以期实现其所打造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7年8月18日,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一带一路”卫生合作暨健康丝路高级别研讨会上发表讲话,极尽所能,适时追捧,他表示,“习主席提出的健康丝绸之路倡议极有远见,将健康置于核心地位,有助于延续和加强不同文化之间以及各族人民之间悠久的联系。”

《九评共产党》系列文章直指中共否定有神,扼杀人性。共产党宣传无神论,把宗教说成是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在其统治范围内,把所有的宗教或者消灭或者征服。然后再把自己神化,实现共产邪教的一统天下。

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不信神的中共要把信神的人类全部绑架到一起,在共产邪党的统治之下,背离神、放弃信仰、道义以及传统价值观。

与此同时,WHO的表现不仅为中共护航,更与其同谋合算,助纣为虐。殊不知,危害已经悄悄降临。对人类来说,看不见的敌人–“中共病毒”迅速肆虐全球。

在4个多月的时间里,全球因中共病毒死亡人数超过了战争所造成的伤害。时政评论员陈泱潮(陈尔晋)在其文章《病毒超限战: 2019,中共病毒不宣而战》中谈道:“中共病毒肆虐全球,危害全人类,”“又故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栽赃嫁祸美国,充分暴露了撒旦魔鬼的邪恶。”

中共扶植WHO总干事
WHO总干事谭德塞来自于非洲的埃塞俄比亚,于2017年5月当选,任期五年。他是首位来自非洲区域的世卫组织总干事。任职以前,谭德塞是一名政治人物,在2005-2012年,他担任过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在2012-2016年,担任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

谭德塞属于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政党成员,这是该国的左翼政党。1983年-1991年,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的核心干部建立提格雷马列主义联盟作为幕后领导组织。以“革命民主”理论取代霍查主义作为指导思想后,该党领导人梅莱斯指出,“革命民主”的提出是为了稳定局势,并未背离马克思列宁主义。该党成员奉毛泽东为精神领袖。

谭德塞在公共卫生领域方面的经验获得认可的同时,也是一位备受争议的人物。谭德塞在埃塞俄比亚担任卫生部长期间,曾受到指控三度掩盖国内的霍乱疫情。

谭德塞上台就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后不久,即任命当时的非洲津巴布韦(Zimbabwe,又译辛巴威)总统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为世卫亲善大使。

据法广报道,穆加贝被视为专制的独裁者,执政37年,积极寻求并获得北京的经济和政治支持。他14次访问中国,在2014年访问北京时,习近平将他称为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津巴布韦因恶劣人权记录而受到西方国家领导人的拒绝。

由于谭德塞曾经得到穆加贝的支持加入非洲联盟,做为回报,以及迎合答谢中共的支持,谭德塞就任后即做出了惊人之举,这也激起国际社会的谴责。因为激起公愤,谭德塞才不得不收回任命。

有着共产主义思想背景的谭德塞无疑是中共扶植的最佳人选。WHO前任总干事陈冯富珍就是谭德塞的主要推荐人。

据《自由时报》报道,世卫组织亲中并非从谭德塞开始,长久以来,WHO担任要职的不少人都受到北京支持,比如谭德塞的前任是前香港卫生署长、现任中共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陈冯富珍。

4月3日,多家世界媒体转载了自由亚洲的报道,清华大学万科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4月2日在北京成立。清华大学中共党委书记陈旭宣布,原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被聘请为该院首任院长。世界卫生组织现任总干事谭德赛当天为此道贺,并感谢习近平的领导。感谢清华大学响应习近平的号召,并且期待未来该院与世卫组织加强合作。

疫情蔓延全球之际,中共当局监控、隐瞒信息,以及对国际卫生组织施加影响力等后果正引发舆论反思,要求罢免谭德塞的呼声也日渐升高。

据BBC中文网报道,5月18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白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WHO)就是中国(中共)的傀儡,说得好听一点,他们就是以中国(中共)为中心。”

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Alex Azar)在会上发言,严厉抨击了世卫组织。他说,世卫组织未能获得世界所需的有关中共病毒的信息,“这导致许多人丧生。”

针对习近平坚持疫情得到控制后才进行调查,以及中国将在未来两年中向世界各国提供20亿美元的援助,并提出一旦有疫苗可用,就与各国分享的说法,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阿尔约特(John Ullyot)称此举“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因为越来越多的国家要求中国(中共)政府就其行为负责。”

腐败丑闻缠身 WHO为中共站台
多年来亲共的WHO不仅面临内部腐败、丑闻频传的指控,还传出当前应对疫情资金严重不足。备受谴责的WHO也因为多次罔顾事实,赞誉中共防疫成果显着,而被称为中共的“传声筒”和“哈巴狗”。

2月17日,来自澳洲广播电台(ABC中文网)独家报道,2016年建立的世卫组织卫生突发卫生事件规划(WHO Health Emergencies Program)因“未能为该方案和应急行动提供充足资金,国家级别上有成效欠缺的风险”,而在2018年和2019年的风险评级被评为最高级别。

另外,整个组织内部的腐败指控也激增,并发现了多个旨在从该国际机构诈骗大笔资金的阴谋。一个外部委员会警告世卫组织,它正面临“内部控制合规性的下降(decreasing internal control compliance)”。

内部风险评估文件还显示,在这个7000多人的组织中,对腐败、贪污甚至性骚扰的内部投诉激增,这让由四名全职调查人员和两名顾问组成的内部团队忙得不可开交。2018年调查人员面临的公开调查不少于248起。这一年完成了28项内部调查,其中20项关键指控得到证实。

在世卫组织的一个区域办事处,一名官员提交伪造文件,索要超过百万美元拨款,同时还有多起工作人员提交假发票、将世卫组织的支票转给相关实体、诈骗其健康保险计划、协助不诚实的供应商诈骗该组织的案例。

在另一起案件中,“一名业务干事参与了几起严重违反世卫组织采购、授权和零用金管理政策的事件,给该组织造成了20,628美元的财务损失”。

其次,文章还谈道:2019年3月的另一项“主要风险”评估指出,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规划资金不足,意味着它有“无法充分管理多个、同时或连续的高级别紧急情况,导致国家一级的绩效和结果不佳”的风险。

根据美联社报道,1月2日,中共政府实验室首次解开了病毒基因的密码,而世卫组织是在1月30日宣布全球紧急状态的。就是在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疫情扩大了100到200倍。这个数字是中共国家疾控中心提供的。现在,病毒在全球造成了600多万人感染和近40万人死亡。

美国华盛顿大学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教授阿里·默克达德(Ali Mokdad)说:“显然,如果中国和世卫组织行动再快一点的话,我们就能够拯救更多的生命,许多、许多人都能够避免死亡。”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全球卫生教授亚当·坎德拉特-斯科特表示,北京缺乏透明度的情况已经非常清楚,而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还在为中国辩护,这就有问题了。“毫无疑问,这伤害了世卫组织的可信度。”他说,“他是不是走的太远了?我认为,有关证据都很清楚,它导致人们对中国(中共)与世卫组织的关系提出了这么多的疑问。这恐怕就是给人们提供了一个警示。”

6月3日,联合国观察消息,由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00个非政府组织组成的国际联盟,敦促世界卫生组织(WHO)罢免世卫提名的中共“亲善大使”周柳建成。这些组织指责周柳建成滥用职权,为中共在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的所作所为洗白。起因是周拥有联合国的合法身份,却一直用一种一边倒的论调,把北京政府描绘成为“英雄”。

周是中共央视主播,由前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任命的。联合国观察(UN Watch)执行主任希勒尔·诺伊尔(Hillel Neuer)表示,对周的任命与时任WHO总干事谭德塞任命已故独裁者穆加贝为“亲善大使”一样,摆明了就是“世卫组织内部存在着某种腐败文化”。

另外,为了迎合中共,WHO总干事谭德塞一直拒绝台湾的加入。

“健康丝路”成“死亡之路”
随着中共病毒在全球扩散,WHO亲共行为比比皆是。去年12月下旬,中共病毒已经在中国出现确诊案例。

今年1月5日,WHO不建议国际为了防疫进行任何旅游、贸易的限制。

1月14日,疫情之初,WHO相信中共官方说法,在推特表示未有证据显示中共病毒会人传人。

1月22日,来自14个国家的16名世卫专家组成的“紧急情况委员会会议”在日内瓦召开。谭德塞在会议中表示:“将中国武汉疫情定性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为时尚早,武汉疫情尚未构成全球范围的公共突发事件。”

1月23日,中国因中共病毒已无法掩盖,对武汉封城,谭德塞表示,尚未成为全球性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他称赞中国在处理疫情上展现高度透明。

1月24日,WHO建议在机场边境实施防疫措施,不过也重申,目前不建议任何更多的旅游或贸易限制。

1月28日,谭德塞到北京与中共外交部长王毅见面,谭德塞并表示,不建议各国从武汉撤侨,认为中国有能力足以处理疫情。

1月30日,WHO终于宣布“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谭德塞仍不忘为中共撒狗粮,他赞誉中共为了保护其他国家的人做出努力,不然全球死伤会更严重。

2月3日,中共官方数据已近2万人确诊,谭德塞说:各国不需要采取措施对中国旅游和贸易产生“不必要的干扰”,意即不需要暂缓对中国的旅游及贸易。

2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将病毒命名为“COVID-19”,谭德塞表示,这可以避免带入地名的“污名化”称呼。此前,世界各国均称该病毒为“武汉肺炎”。

2月12日,WHO举办记者会说明疫情,外媒询问WHO是否有受到中共政府施压,要求帮中国说话,保住中国的面子?谭德塞却回答说,中共为减缓疫情做出了许多有益的贡献。

2月17日,尽管中国破7万人确诊,WHO仍称,中国以外只有少数人染病,不应采“全面措施”防疫。

2月19日,谭德塞公开称赞中国牺牲自己,拯救全世界。

2月24日,全球已逾30国出现感染,但谭德塞称“疫情尚未大流行”。同一日,率领WHO专家团前往武汉的高级顾问布鲁斯(Bruce Aylward)在北京记者会中赞美中国隔离很成功,想对武汉人说:“全世界都欠你们”。

2月28日,谭德塞拒绝称疫情大流行,仍有时间阻止疫情在全球蔓延。

3月11日,WHO终于不得不宣布疫情已全球大流行。

此前,署名Thomas Geddes在德国默卡托研究中心(MERICS)网站上发表的一篇题目为《有中国特色的WHO?》的文章,他表示,“世界需要一个世卫组织,不仅要值得信任,而且还要不受任何政治干预地独立应对流行病。”

5月底,美国总统宣布正式退出WHO,他说:“美国今天将终止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并将这些资金转而用于其他全球范围内、值得的、迫切的全球公共卫生需求。”

自此,在短短数月里,全球因患中共病毒死亡的人数已近40万人。其中,美国死亡人数超过11万人;英国:4万多人;巴西:愈3万5千;意大利:近3万4千;西班牙:超过2万7千,而中国和伊朗的死亡人数一直不明。

习近平倡议的健康丝路已成泡影,反而是让世界188个国家传染上中共病毒,死亡人数之多、波及之广,如同铺就了一条死亡之路。所谓的“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变身为销毁生命的焚尸炉。

结语
古今中外,有多个预言讲述了瘟疫大流行。作者荏淑一讲解了《黄帝地母经》预告了2020年之灾难深重,2021年各种灾难会使一半的人丧失生命。荏淑一表示,中国传统文化说瘟疫是瘟神带来的,瘟疫是有眼睛的,是对邪恶的惩罚。

这一、二个世纪以来,“无神论”伪科学毒害人,让人失去内心道德力量的约束,从而不信善恶有报而为所欲为,使得人类社会的道德堕落得相当严重。前人留下的警世预言,是希望能醒转不信神的人快快忏悔,求神给予自新的机会,走上归善的路,以得到救度的机会,得以成为“人民留一半”中的一份子。

在世界上,不管是国家,还是个人,都在面临选择。大纪元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介绍,瘟疫虽无情,但并非无迹可循,尤其是在中国之外的扩散趋势,鲜明地点出了病毒的风向和目标:它是冲着共产党而来的。

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文中也提到,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

无论是死抱着共产邪灵的中共政权,还是那些西方社会的共产主义者,或者是为了谋求经济利益而助纣为虐的组织团体,要知道共产阴谋带来的危机,已经使人类危险至极。人类要想自救,唯有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摒弃中共这个最大的共产邪恶政权,方能摆脱危机,生命得以重生,迎接世界美好的未来。

您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