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曝光 > 遭中共非法报复 前大陆医生存款被冻结

遭中共非法报复 前大陆医生存款被冻结

遭中共非法报复 前大陆医生存款被冻结

去年12月19日,曾就职于浙江大学附属医院的钟医生(化名),向《大纪元时报》讲述了自己在实习期间参与浙大附一院肝移植手术的亲身经历(【独家】《大陆医生亲历不寻常器官移植手术》,曝光中共涉活摘良心犯器官牟利的罪行。然而,就在两周后的2020年1月7日,钟医生突然发现,他在国内名下所有银行存款都遭到非法冻结,微信及支付宝功能受限,钟医生的父亲也受到了牵连。

2020年2月17日,钟医生决定不向中共的无理打压妥协,再次曝光中共的所作所为。

国内存款被“不存在的势力”冻结 解决无门
钟医生说,2020年1月7日下午,他突然收到一条微信系统消息。从他本人提供的图片截图可以看到,这条消息名为“微信支付账户限制通知”,同时,其微信钱包中的958.97元人民币也无法使用了。

“我是在正常使用微信的时候,突然间收到一条消息,说是我的账号被‘司法冻结’。它上面的提示就是湖州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后面留了电话联系方式:81234567,说是你有什么疑问,你要去问他。”

钟医生马上按提示拨打电话,想要查明原因,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他感到一头雾水。他说:“那个联系方式、电话号码是假的,81234567,根本没有这个电话的。”“这个湖州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也是不存在的。”

“就好像是中国‘完全不存在的一种势力’突然之间把我这个(存款)给冻结了。我的支付宝上显示是‘司法冻结’,也是不能用。我进行了申诉,但是没有用。”

钟医生表示,账户冻结事件没有任何先兆,也没有任何相关人员和自己联系。不仅如此,钟医生随后发现,他在国内所有的银行存款也都被冻结了。“国内的储蓄卡账号,我是有好几个户,杭州银行、浙商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另外还有小银行。”

从钟医生提供的视频中可以看到,他的多个银行账户均不可用。
“在一天当中,先是微信,然后是支付宝,再通过网银去看银行存款,它说我的账户余额还有,但可用余额为0,这就是处于一个冻结的状态。”钟医生说,“我在工商银行有大笔存款,但现在连手机软件都不能用了。”

“中共主要就是利用经济方面来作为要挟”
经济来源出现危机直接影响到了钟医生的海外生活,“国内的金融工具都不能使用了,本来我可以转账,但现在存款不能在这里使用了。”

“还有很多其它的不方便,我的手机电话是国内号,有时充值都是用国内的卡,我在海外消费,信用卡是要用国内账户还的。它一冻结,我信用卡也不能刷了。现在我要自己赚一点,用这里(海外)的账户。”他说,“(中共)主要就是利用经济方面来控制。只要你和国内有经济往来,它都会利用这个作为要挟。”

让钟医生更感到担忧的是,就在自己账号遭到冻结一个星期后,他在国内的父亲被约谈,“父亲跟我说,单位让他提前退休。”

钟医生认为,他是凭着良心说话,做的事情是正确的,自己的家人与此无关。“连坐本来就是不对的。”“他们(中共)有时候不敢明说,但会给你一个暗示,让你觉得这是你自己造成的。”

“中共最害怕的就是它的脸面受损。”他说,“它在背后不论干什么事情,它觉得只要别人不知道就没事,但是它没有想到,真相总会曝光出来的。”

谈到因告知人们武汉疫情真相而不幸去世的李文亮医生,钟医生认为,应该将李文亮去世的日子定为“吹哨人纪念日”。“这种吹哨人其实是为了全人类的健康、为全人类的安危而把真相说出来的。”“如果我是他,我也会一样说出来。”

大陆医患沦为体制牺牲品
自武汉肺炎爆发以来,钟医生在国内的一些同事走在了抗疫最前线,并告诉了他很多在一线发生的真实情况。“刚开始爆发的时候,我是非常想在一线的,相对于我的同学,我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心里觉得比较失落。

“但是另一方面,我又看到去一线的医生没有获得最基本的物资保障,甚至连防护措施都是不完善的。我觉得这个体制就是在拿他们当牺牲品。

“它(中共)很在乎面子,表面上宣传(医护)多么伟大、光荣,把他们赞扬得很高尚,但其实提供的实质性帮助非常有限。”

疫情爆发后,大纪元记者曾曝光湖北某殡仪馆每日要焚烧几百具肺炎患者尸体,钟医生对此表示并不意外。“这个是有客观数据支持的。从一月初拖了整整二十多天。疾病的扩散是呈几何级数往上翻番的,再加上又有潜伏期,医疗资源有限,短时间内无法接诊这么多人,这个死亡人数是可能的,只会更多。”

他说,“我有一些朋友在武汉,他们说最棘手的情况是生活物资供应。难就难在你必须走路去买,车是不能开的。但首先,家里的口罩是有限的,然后,到了超市你会发现要排长队,你出门一次感染的风险很大,还要浪费一个口罩,而且一个人又不能搬太多东西。

“本来以为通过淘宝快递,各方物资能够运进去,但现实是,所有的食品(商家)都不发湖北,你在淘宝上买了也拿不到货。网上送外卖的人手不够,大部分都是不能送,唯一一条路就是你出一个人去买。”“他们(在武汉的朋友们)就是尽量少吃,尽量少消耗。”

“全市由官方控制,它有很多关卡,你就算想送(物资)你也送不进去。要么你就送给红十字会,但他们怎么分、分不分得到下面人的头上就难说了。

“这个(疫情)就是中共体制下造成的悲剧,这个事件还远未见底,对它(中共)的打击是很大的。”

专业人士反没发言权,很悲哀
近日,中共严控舆论、网络封锁升级。曾在体制内工作的钟医生回忆起自己在国内从医时,“接到上面通知”很无奈。“很多事情(都不让说)。比如说医闹,可能就是有些患者真的遇到了体制不公正的对待,但只要是负面的事情,我们都是不能跟媒体说的。”“基本上这种事情它只允许内部上报。”

“因为中共有体制内的一套、体制外的一套。那么内部上报是可以的,但内部上报是报到最上面。上面(的领导)在进行黑箱操作之后,他们其实是一些不专业的人在决定这件事情要不要报,但真正的专业人士反而没有发言权,这就是很悲哀的地方。那些常委会的人他们又不懂医,但最后决定都是由他们来做。”他说。

遭中共非法报复 前大陆医生存款被冻结: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