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武汉肺炎爆发后一直隐瞒疫情,致使疫情在大陆不断蔓延、恶化,愤怒的中国人纷纷在网上发言,谴责中共暴政并传播疫情真相。这令中共非常恐惧,中共当局进一步收紧言论,并抓捕大量网民。

疫情失控 国人愤怒
武汉肺炎已完全失控。中共地方政府至2月6日,包括湖北、辽宁、江西三省都进入全省封闭管理,湖北的武汉、黄冈、咸宁、赤壁、孝感、黄石、荆门、宜昌等市,浙江的温州、杭州、乐清、宁波,江苏的南京、徐州、南通市,福建的福州市,江西省景德镇市等65座城市封闭。

中共从去年12月初刚开始爆发疫情时隐瞒疫情,宣称新型冠状病毒“可防可控”,没有“人传人”等不实消息,并营造一种歌舞升平的景象,到现在大面积封锁省、市等极端做法,不仅令国人苦不堪言,而且令国人生命安全受到威胁。

面对瘟疫的死亡威胁,大陆网民纷纷在社交媒体上传递真实疫情,也有不少国人谴责中共的暴政。

如清华大学前教授许章润日前刊文谴责,中共为了“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亿万国民于水火的政体“道德性败坏”,致使“人祸大于天灾,在将政体的德性窳败暴露无遗之际,抖露了前所未有的体制性虚弱”。

许章润说,国民的愤怒已如火山喷发,而愤怒的人民将不再恐惧。中共败象已现,倒计时开始。

中共6天抓300多人
面对国人的愤怒,中共开始大面积打压、收紧言论,并疯狂抓捕网民,以期阻止疫情真相传播。

总部在美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披露,从1月22日至1月28日,短短一周之内,中共当局至少抓捕了325名中国公民。

公布的数据显示,这些中国人大多数被扣上“散布谣言”、“制造恐慌”或“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帽子,而遭受行政拘留、罚金或是教育训诫等处分。

天津一名34岁的高姓女子1月25日被拘留5天。她被中共扣上在微信上“夸大全国和本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人数”,传播“虚构信息”的罪名。

广西隆林县女子韦某因在微博发帖,质疑中共官方数据的真实性,她说“百色才一个(病例)吗?为啥听我妈说隆林这里都有两个了?”她因此被认定为造谣,被中共公安教育训诫。

福建惠安县女子陈某在微信群里说,官方报导是假的,是为了安抚民心,实际武汉已经有接近两万人死亡,并自己的亲戚就在武汉上班。她因此被认定为造谣,被警方处教育训诫。

安岳县肖某1月22日在QQ群里说:“最近新型病毒有点凶,咱川渝两地都发现了病例,最近出去各位做好防护措施哈”、“县城已经死了一个了”、“卫生院隐瞒了消息,还没有报上去”。他因此被中共公安处置。

四川德格县登某,1月25日因发表藏语疫情:“甘孜州(德格县)龚垭乡13个人都被一汉族人传染了,请大家一定注意”,而被行政拘留。

江西修水县男子1月30日在微信群里说,“我们这边好像死了4个”,并质疑官方数据说“不可能;江西至少死了10个”。随后他被拘留了5天。

贵阳人士颜某璋,2月2日因在微博发布了“东东告诉我贵阳花果园V区今天查出一例肺炎,救护车已经抬走了”的信息,也被拘留5天。

另外,中共日前还叫停了多家陆媒,不让其报导疫情的真相情况,如武汉市内大量被感染人群,因为医疗资源不足而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他们中很多人到死都没能获得确诊,根本不被官方统计等内容。

中共越抓捕 说明事态越严重
德国之声2月6日援引大赦国际的中国研究员潘嘉伟的话说,中共政府一如往常地打压言论自由,目的就是确保其处理疫情不当的消息不会流传到网络上,因而影响到其政权的正当性。

潘嘉伟说,中共政府大规模审查与新冠病毒相关讯息的情况下,国际社会必须仰赖国际媒体、国际组织以及国际卫生专家来追踪疫情的相关的讯息,这样国际社会才能取得最精准的信息来对抗新冠病毒疫情。

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对德国之声表示,这次疫情影响了不少中国人的切身利益,给中国人上了一课,“真的会让一些中国人在心中积累了不满”等。

自由亚洲电台2月5日援引推特用户“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运营者王先生的话说,中共越如此控制言论和信息,会越加大民间的恐慌心理,反而不利于疫情的防控。因为中国人习惯上认为,如果中共政府要禁口控制不让发声了,说明事态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