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

一文看懂原因 武汉红会五天内竟成万人所指

曝光 玖新闻 67℃ 0评论

感染武汉新型冠状病毒(2019 n-CoV)的人数还在大幅攀升,疫情发源地武汉物资紧张。最近,湖北及武汉红十字会(下称红会)因分配捐赠物资不公、造假陷入舆论漩涡。从1月29日起,一直到2月2日,在短短5天内,发生了一系列的事件,也使得武汉和湖北红会成万人所指。

1月29日-30日:寿光蔬菜事件 武汉红会遭质疑
新冠状病毒爆发地武汉封城后,当地民生紧张,各项物资短缺。

1月29日,重要蔬菜产地山东寿光捐赠350吨蔬菜运抵武汉。寿光将根据需要,每天支援600吨质优价廉蔬菜供应武汉。

据澎湃新闻报导,350吨蔬菜将由武汉市商务局组织武商、中百、中商三大商超集团按照低于市场价进行销售,扣除力资、运杂等费用后,销售所得全部上缴红十字会。

中商集团表示,销售所得将捐给红十字会,用于武汉疫情防控项目。

消息出来后,大陆网友纷纷质问:“这是山东捐赠的菜啊!怎么就被红会拿去武汉卖了?卖完收入归红会?还有什么捐赠是也卖了的?”“算算这350吨蔬菜,能让红会发多少国难财。”“其它物资也是类似操作么?”

1月30日,武汉红会又发声明辟谣,从未接收任何单位、任何个人捐赠的“寿光蔬菜”,更没有参与该批蔬菜的分配、售卖。也没有收到过与此相关的任何现金捐赠。

对此,又有网友质疑,“350吨蔬菜放超市卖了,红会出来辟谣了,那就是武汉当局把350吨蔬菜抢去卖了,钱呢?”随后,武汉市商务局称,是分销后上缴到市财政。

对武汉官方说法引来一片骂声,要求武汉红会公开捐款明细的声音越来越高,中国人对武汉及湖北红会的关注开始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1月29-31日:红会分配捐赠物资不公掀风波
随着新冠状病毒的爆发,来自机构、企业以及社会人士捐赠的大量物资涌入武汉。而在1月17日湖北省召开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发布会上,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调,所有捐赠的物资一定要通过红十字会。

随后,武汉红会和湖北红会因此而被推上了峰尖浪口。

1月29日在湖北红会发布的《物资使用情况公布表》上,一共发放口罩24.5万个,其中协和医院仅收到3000个口罩,其中莆田系医院武汉仁爱医院(主营妇幼保健)却收到1.6万个N95捐赠口罩,让该会和仁爱医院陷入舆论漩涡。

但协和医院医务人员随后在社媒上透露,这3,000个口罩他们没拿到。

1月30日,武汉红会在其官方微博“博爱江城”披露:“截止到1月28日24时,武汉红会累计收到社会捐款39,871.687万元(人民币,下同),已拨付指挥部5,391.46万元用于疫情防控,已拨付定向捐赠400万元。”

但外界发现,近4亿善款拨付使用的仅仅逾5,391万,剩下3亿多元,仍然躺在红会的账上。而在武汉红会的官网上,只有捐款明细,没有使用明细。

武汉市政府党组成员李强还称,截至1月30日,红会共接收27笔社会捐赠的国内防疫急需物资,大类有口罩9316箱,防护服74122套,护目镜80,456个。

但包括武汉协和医院在内的武汉当地收治肺炎病人的一线医院却通过多种渠道向外界告急:口罩,酒精及防护服等物品短缺,直呼“不是告急,是没有了”。

如此一来,公众的质疑声汹涌而来:武汉红会接收了这么多捐赠物资,堆放在仓库里,为啥一线医院还这么缺物资?

对此,湖北红会竟称,红会只是接收捐赠物资入库,并进行登记,所有的分配由卫健委和防控指挥部来决定。而卫健委表示:“我们和其它职能部门只是协助红十字会工作。”

舆论发酵下,湖北红会发通知,称所有的医院、社区街道都可以开介绍信去领物资。但日前踢爆当地医疗物资奇缺的协和医院却空手而归。

知情人士在微博上披露,武汉协和医院之所以有如此遭遇,是因为协和和同济最先绕过了红会(常规官方途径),直接在网上向外界求助“医疗物资”,得罪了卫健委和红十字会,因此无法得到物资。

消息称,协和等医院自发向外求救的行为被定性为“扰乱武汉抗议肺炎疫情秩序,有组织有目的地攻击红会”。

协和医务人员还指,湖北红会还逼迫武汉协和医院发澄清“不缺物资”,才可以得到物资。最后,武汉协和医院被逼“辟谣”。

2月1日,财新网记者在武汉国际博览中心的红会临时仓库现场采访。报导说,国博中心两个超过足球场大小的仓库里堆满物资,少许工作人员在仓库内清点、登记。从早上9点起,仓库外有多家医疗单位等候领取物资,直到下午才领到少量离开。而从省外驶来的救援捐赠物资车辆一直源源不断地驶入红会仓库。

“等了三个多小时,只领到一箱口罩,急需的防护服一件也没有。”一家定点医院领取物资的人员表示,单位医疗物资告急,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仅够支撑一天了。她早上9点不到就来排队。

“红会工作人员一直告知我们,在开会研究,请等候,一等就是3个小时,我们一线医务人员等不起啊。”她说。

1月31日,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也发文指责湖北红会。文章称,“捐赠的物品和国家下拨的物品,最要紧的是流向需要之处。”

同一天,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报》在微博里质问湖北红会,“究竟是物资紧缺,还是物资分配环节存在问题?看着揪心。”

2月1日:两大与红会相关的事件出现
这场疫情已致大陆所有省份沦陷,而武汉疫情况尤为严重,民众因买不到口罩而怨声载道。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中共政府官员却被曝成箱从红会搬口罩,引发民众更大愤慨。

据《上游新闻》报导,该报记者目睹一名男子从红会提一箱口罩放进公务车,并称口罩都是给领导的。

报导说,2月1日下午,记者在武汉市红会借用的武汉市国际博览中心临时仓库外,看见一名男子从国博中心提出一箱3M口罩,放入一辆车牌为鄂A0260W汽车后备箱,司机表示,物资是给领导的。记者多次追问男子及司机所在单位,司机拒绝回答,并迳直进入临时仓库。

后经多方核实,鄂A0260W系武汉市政府办公厅公务用车。

2月1日下午,中共央视新闻记者走进武汉红会仓库探访物资的接收和分发情况。在直播过程中,记者试图探访仓库物资分发处受到保安阻拦,有1,200万人观看的直播就此被切断。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直接“炸锅”,该事件随即登上微博热搜。

有网友总结以上直播内容:1. 物流和录入系统昨天(1月31日)由志愿者开始搭建。2. 没看到红会人员。3. 缺人。4. 志愿者:昨天工作才步入正轨,现在开始记录,之前的物资出去了已经查不到了。5. 协和大夫:协和昨天领了2 件防护服,4个N95。6. 最后记者被保安以别为难自己为由赶走了。

民间不满情绪沸腾
武汉红会接连爆丑闻,民间不满情绪沸腾。

部分大陆网民怒火冲天:“真是气死我了!!!湖北红十字气死我了!”也有人直接把中国的“红十字会”改名为“黑十字会”。

“黑白团子PD”:“忍不了了!湖北政府、红会你们真的坏到骨子里了!能不能做点实事!多久了才第一批!还是红会给红会!协和领物资为什么不给!医生戴着一次性的口罩你们这些狗东西却包得严严实实!原地爆炸吧!”

1月31日,大陆自媒体名人六神磊磊以题为“如何少给红十添麻烦:捐赠疫区的一点体会和建议”发文称,一个宗旨,你得绕开红会,一定绕开红会。物资铺天盖地涌来,他们根本没地方放,据说有的都爆仓了,不要给他们添麻烦了。

所谓托红会“定向捐赠”,个人建议也不要给他们添麻烦了,这个向未必定得了。不是有人反应9840副手套定向捐赠,签收多天后黄陂区中医院仍然收不到吗?红会说物资太多没法找,这是大概是真话,公告日期都能打错,数字也能算错,多忙,你何必让人家去翻那几千双手套。

网络更爆出,中央美院教授、画家黄永玉那幅原本用来加油鼓劲的“中国人活得有气势”,因为画中有一个红十字,而成为好事者的素材,用修图软件去掉最后一个字,成了“中国人活得有气”,原图中用来表达胜利期待的V字手势被改成了指向红会的中指。

大陆微信公众号“任易”发表文章《湖北红会:能力弱鸡 大权独揽》称,湖北红会不止是能力不行,在调研过后,“我认为湖北红会存在严重的弄虚作假。湖北红会的信用已经在我心里彻底破产。”

2月1-2日:民间绕过红会捐物资 全民深挖红会黑幕
此后,部分民间开始绕过官方将援助物资直接送达医疗机构。微博数据显示,“9省物资直达武汉协和”的话题阅读目前达到4.1亿。

2月1日,火神山医院负责现场捐赠的詹先生告诉《新京报》,他们直接接收捐赠物资,不经过武汉红会,属于“特事特办”。文中的“直达”、“不经过”,这些字眼足以反映出援助者想要绕开红会的迫切心情。

有网友在社群媒体爆出,三箱自印尼峇里岛送往武汉,再辗转“瞬移”到云南丽江的口罩,“为何会再被中学生捐给丽江红十字会呢?”他查证后认定,武汉红会暗藏惊人内幕。

2月2日,这篇名叫“三箱口罩成功实现量子瞬移—记武汉红会科研创新”文章说,一名印尼华侨在峇里岛购买一堆口罩想寄回中国,一个箱子上贴有白纸说明,写着“峇里岛苹果一起为中国武汉加油”,并附有苹果字样,而有丽江学生同样在国外购买口罩要寄回中国,箱子包装与印尼华侨如出一辙。

文章质疑,“同一箱口罩,为什么能先从峇里岛飞到武汉,继而瞬移到丽江,然后再被中学生重新捐给丽江红会呢?”他认为,“这一定是量子纠缠、量子波动、量子塌陷、量子瞬移”。

在大陆网络上,伪托人民日报和央视报导的“国务院暂停武汉红十字会工作”的截图被制造出来,多篇文章历数“中国红十字会的惊天黑幕”、“吃人的红会”,并誓言文章所说“句句真实”,甚至还有网民发出武汉红会将“人为纵火消灭罪证”的推测;武汉市长周先旺在发布会上的照片被网民们一致判定是售价超过十万元的江诗丹顿;甚至还有微信显示来自安徽合肥的女子私售红会受捐物资……

此外,民间对红会的怒火烧到了外省官员。

《无锡日报》报导,1月28日上午,无锡市委书记黄钦率官员到医院、疾控中心等地视察疫情防控工作。黄钦在场“动情”地说,“疫情当前,要全力做好医务人员防护。”

但该新闻配了多张这些官员的视察图片,不过让2月初网民愤怒的是:中共官媒呼吁大家“请把医用N95口罩留给一线医护”,但这些官员却戴医用N95口罩,而医护人员戴的是一般外科用口罩。

网民痛批,“这些官员视察、开会,居然堂而皇之的戴着N95。”“官贵民贱。”“领导应该带头戴口罩做表率,要把有限的资源给风险最高的一线工作人员。”

转载请注明:玖新闻 » 一文看懂原因 武汉红会五天内竟成万人所指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