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曝光 > 中纪委暗中推动 中共引渡条例出台的幕后故事

中纪委暗中推动 中共引渡条例出台的幕后故事

中纪委暗中推动 中共引渡条例出台的幕后故事

港府修订《逃犯条例》(也称引渡条例),引爆“反送中”抗议活动。尽管特首林郑月娥坚称,她自己而非北京是修例的主要推动者,但路透社的调查披露了一个更为复杂的故事,中共中纪委早在多年前就在背后推动建立引渡法。

港府若通过《逃犯条例》修例,这意味着如果某国家或地区和香港即使没有长期引渡协议,也可由其政府(包括中共政府)对香港提出要求,启动“特别移交安排”。该法案的反对者表示,这可能意味着民主活动家、记者和外国企业主可能会被引渡到中国大陆,面临由中国共产党控制的法庭审判。

林郑则表示,计划修例是为解决陈同佳的案子。

香港男子陈同佳2018年在与其香港女友去台湾旅行期间,将女友杀死后独自返回香港,最后他在香港承认犯罪。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引渡公约,林郑说,将陈同佳送回台湾审判的唯一方法是修订《逃犯条例》。修例将允许香港将逃犯引渡到没有正式引渡协议的地区,包括中国大陆、台湾和澳门。

但香港居民出于对中共控制的大陆司法不信任,强烈反对港府修例。林郑则拒绝接受民意,并继续向前推进修例。越来越多的分析指,由中共挑选的特首林郑推动修例,其背后一定有中共的支持。但林郑始终坚持,是她自己而非北京是修例的主要推动者,她没有受到中央政府的指示和胁迫。

路透社调查:中共在香港回归后就想建立引渡关系
路透社表示,其调查发现了一个更为复杂的故事。北京的官员早在20年前就开始推动港府与大陆实行引渡法。

在英国统治香港的最后几个月内,香港通过了禁止将嫌犯引渡到大陆的法律,以进一步保护“一国两制”方案下所确保的自由。参与谈判的香港政府官员告诉路透社,北京方面在香港被移交后几乎立即要求撤销这些规定。

尽管中共的要求当时并没有产生结果,但香港在中共挑选的几任特首治理下,事务开始被北京纳入手中。

报导提及,2015年香港铜锣湾书店股东及员工失踪事件,是最早引起香港民众关注中共在港进行法外抓捕的事件之一。香港当局很了解中共在港进行的这些法外拘捕,但不愿公开叫停中共当局的做法。

港府官员披露,他们在2016年5月曾与北京讨论正式的引渡程序。参与讨论的律师透露,这些磋商没有成功,因为北京不愿在人权与法律方面作出保障。

两名知情的中共官员告诉路透,2017年1月,中共到香港抓人。中纪委当时调查的目标之一是“明天系”的幕后控制人肖建华(也被写作萧建华)。肖被普遍认为与中共政治精英层有着密切关系。2017年1月27日,肖在其所住的香港四季酒店遭绑架。

中共施压港府建立引渡关系在2017年加剧。路透社说,中共的目的是想将自己的法律长臂伸到香港独立的英式法律体系内。

中纪委在2017年开始施压掌管香港事务的大陆官员,提出了引渡安排的迫切需要,以便以后不用绑架就可以将在香港的目标抓回大陆。

报导说,而此事比陈同佳杀女友案早了一年。林郑修例的推动力实则来自中纪委。

中港双方在2017年并没有就引渡法案达成一个协议,而2018年的陈同佳事件为中港引渡提供新契机,负责香港事务的中共官员向港府表达通过引渡安排的需要。

报导称,中共香港事务的一名高级官员在北京与林郑的一名高级顾问进行私下会面时,向后者施压,强调有必要通过引渡法案。

中共官员:引渡法符合中国(中共)利益
林郑最终决定修例,允许将在港嫌犯引渡到中国大陆、台湾等地。但此举引发香港民众大规模抗议,林郑月娥在开始的几个月内虽然发表多次讲话,但始终不宣布“正式撤回”修例,令抗议愈演愈烈。

一名中共高级官员向路透社透露,引渡法将促进中国(中共)的利益,将使得中共在香港抓人时不必再动用绑架或其它有争议的法外行为。

路透社8月底曾披露,鉴于香港抗议一直未能平息,林郑曾向北京提交评估报告,提议正式撤回修例,但遭中共中央拒绝。路透社当时引述三名知情人士的话称,今年夏天早些时候,林郑曾向北京提交一份评估抗议者五项主要诉求的报告,指发现撤回有争议的《引渡法案》有助于缓解香港日益严峻的政治危机。但中共拒绝林郑的提议,并指令说,她不应该屈服于抗议者的任何其它诉求。

此外,中共对抗议者的五大诉求都说“不”,并要求林郑采取更多主动行动。

亲共议员对众多港民反共表示震惊
路透社的这个有关此引渡法案是如何被发起、推动并最终揭开的调查是基于对50多名受访者的采访,包括大陆官员、现任和前任香港政府官员、林郑的内阁成员、前任和现任议员、林郑曾在学生时代的朋友以及香港警察等。此外,路透社还参考了香港立法会的有关此法案的辩论和通讯的公开记录。

一个发现是,中共以及其所挑选的香港治理者们与香港民意是如此的脱节。当中共在1997年从英国手中收回香港后,其承诺在“一国两制”框架下保持香港50年不变。在接下来的20年内,北京对香港的基层政治工作进行渗透,以便赢得人心,引渡法的一些主要支持者承认,他们很震惊看到如此多的香港市民敌视中共的统治。

“我很震惊地发现,很大一部分香港人对一国两制并不感到真正满意。”支持修例的香港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告诉路透社。

中纪委曾建议换地方对引渡法案进行二读辩论
林郑在2014年作为香港政府的二号官员,在“雨伞运动”中竭力充当调停人,最后使得这场运动平息下来。之后,她被北京选中,并在2017年上任香港行政长官。上任后,她推行了一系列不受港人欢迎的政策,但却赢得了中共表扬。在她上任几周内,就宣布了一个具有争议的计划,允许中共官员在一个香港火车总站,对过往旅客执行中共法律。

批评人士说,这一举动和其它举措进一步削弱了这座城市的自治权。林郑的办公室拒绝了这一批评,称总站的安排是为了方便旅行。

在2019年推动的引渡法案中,林郑政府无法解决该法案所带来的人权担忧。路透社表示,在香港,对陈同佳案受害者的家庭存在广泛的支持,但这并不等于民众支持和大陆建立引渡关系。

亲民主议员郭荣铿表示,他对引渡法案表示愤怒。“这将会毁了香港。不要这么做。”郭荣铿说。

报导称,中共最高决策机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7个委员都公开支持这个引渡法案。中共其他官员也在幕后动员支持。其中一个就是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张晓明。张曾向林郑政府解释了引渡法案对大陆和香港的重要性,并督促港府采取强硬立场,尽快通过此法案。

但在林郑的圈子外面,此法案所引发的“警报声”在香港蔓延,即使通常是亲北京的商界也对此法案表示不安。6月9日,港人开始了大规模抗议,要求港府撤回引渡法案。

6月11日,香港议员在为12日对引渡法案进行二读辩论做准备。抗议者当天开始包围立法会大楼,希望阻止二读辩论。

两名知情的中共官员告诉路透,随着示威活动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中共在香港的代表机构“香港中联办”通知北京的中纪委说,大量的抗议者使得港府不可能在12日上午举行二读辩论。但中纪委则建议,香港议员换一个地方投票。

最终,香港抗议者有效地阻止了二读。但由于林郑一直未宣布撤回修例,香港民众坚持走上街头抗议。中共和港府尽管动用各种威胁都无济于事。

在抗议进行了近3个月后,林郑被迫在9月3日宣布,正式撤回修例。但是,民主人士表示,林郑的这一回应来得太晚。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已经演变成对民主权利的广泛追求,包括要求实现香港真普选。

张晓明在一次深圳会议上拒绝了抗议者的自由选举要求,并明确说明,中国(中共)政府不会考虑任何不允许北京对候选人名单进行筛选的选举制度。张晓明说,如果不进行筛选,就等于放弃对香港的控制。

台湾反对香港修例
报导说,台湾显然是洞悉港府所推动的修例别有政治动机,因此反对修例。台湾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曾表明,不会在修订逃犯条例的前提下与香港特区政府协商,即使修例通过,在前往香港或在港的台湾人被移送到中国(大陆)的威胁未排除前,都不会同意引渡在台湾涉嫌杀人的港人疑犯陈同佳赴台。

陈同佳在香港被监禁了19个月。在获释前,他表示,对他的案子无须动用引渡,在给林郑的一封信中,陈表示,他愿意自愿返回台湾受审。

中纪委暗中推动 中共引渡条例出台的幕后故事: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
Translate »